丹珍草:歲月失語 惟石能言 ——當代語境下的格薩爾石刻傳承及其文化表征

2020-09-17 10:26:58  

1.jpgMbM中國藏族網通

作者簡介丹珍草(楊霞),女,藏族,博士,研究員,現就職中國社會科學院民族文學研究所,中國社會科學院大學教授。主要研究方向:格薩爾史詩,藏族文學評論。MbM中國藏族網通

格薩爾石刻蘊涵了格薩爾史詩藝人說唱以及格薩爾文本、音樂、唐卡、歌舞、藏戲等其他形式所無法承載的民族文化信息。在藏區民間社區,格薩爾石刻已呈現出豐富的內涵,不但傳承民族民間傳統文化,參與民俗生活事項,并成為社會教化、藝術創新和民族文化心理的表征。在現當代語境下,格薩爾石刻的傳承正面臨如何梳理和反思傳統與現代、創新與發展的問題,還在于通過石刻表征意義的探究,挖掘藏文化系統和史詩文化系統建構中所浸潤的民族文化元敘事 。MbM中國藏族網通

在中國文化史上,石刻藝術有著悠久燦爛的歷史。石刻,顧名思義,就是用雕刻的方法在石質材料上塑造藝術形象。就造型藝術的載體和媒介而言,可以將造型藝術分為硬質性載體造型藝術和軟質性載體造型藝術,前者以石刻、壁畫為代表,后者以絹本、紙本繪畫為代表。石刻所用的石質材料屬硬質性載體,其藝術形象具有獨特的魅力和審美價值。在漢文化傳承中,石刻藝術大多是陵墓石刻(如漢代的畫像石、畫像磚等)和宗教石刻(如佛寺、道觀、石窟的壁畫等)。MbM中國藏族網通

藏族石刻藝術源遠流長,可以說是藏文化的一個縮影,這種無處不在的民族文化符號,內涵豐富,形式多樣,既是藏族本土文化無可替代的象征,也是多民族文化多元、互動、交流、融合的結果。早期的藏族石刻,與藏族古老的巨石崇拜一脈相承,經歷了從原始的自然圖騰崇拜到“巖畫”“石堆”的發展時期,體現了藏族先民稚樸的宗教情感。人們最初只是崇拜光滑的白色石頭,后來逐漸將一些簡單粗放的線條和一些具有象征意義的符號刻在石頭上。苯教時期,那些帶有巫術性質的經咒和一些圖像也描述性和展示性地出現在石頭上,石刻的內涵不斷流變。據《舊唐書·吐蕃傳》記載,原始苯教時期,即“以石起壇”,進行祭祀活動。公元7-9世紀,是藏族石刻的興起和形成時期。藏族石刻藝術的發展時期,應是公元10-13世紀,鼎盛時期是公元14-16世紀。公元17世紀,藏族石刻藝術進入全面發展時期,格薩爾石刻開始出現。藏族石刻主要包括藏區巖刻、嘛呢石刻、經文石刻、佛教造像、摩崖造像、石窟造像、歷代碑文、歷史人物造像、格薩爾石刻等等。格薩爾石刻是以藏族英雄史詩《格薩爾》故事為主要內容,融藏族古老的石刻藝術和繪畫技藝于一體,以獨特的雕刻造型藝術再現民間口頭史詩的英雄群像。但格薩爾石刻長期沉寂于民間,格薩爾石刻的藝術傳承也面臨困境,作為一種民間文化傳承方式,格薩爾石刻的文化價值及其文化表征尚未得到更多的關注和深入研究,需要研究者做進一步的認知、梳理。MbM中國藏族網通

一  經文石刻和造像石刻MbM中國藏族網通

在藏人古老的傳統觀念中,石頭是唯一不生銹、不腐爛、不被侵蝕、摧不垮、搗不毀、任憑雨打風吹、象征頑強堅硬永存的物質。藏族人形容牢固不變之心為“如同石上刻的圖紋”,認為在石頭上留下的痕跡將會保存久遠,如格薩爾留下的足印、栓馬石印、馬蹄印以及某些歷史名人的腳印等等。如果將六字真言、佛經、佛像刻在石頭上,就意味著佛法永存,不僅不會泯滅,還能世代傳承,永不消失??梢?,石頭、石刻是藏區高原最常見、最普及也是最平凡、深遠的存在。藏族石刻一般包括:(1)“藏區巖刻”,內容多為古代藏族先民刻畫,有動物、人物和祭祀場面等;(2)“嘛呢堆”“石經墻”,歷代碑文(如唐蕃會盟碑);(3)經文石刻,佛像石刻,歷史人物造像等。在藏族石刻中,經文石刻即文字石刻比造像石刻產生的時間更早。常見的藏區文字石刻是指六字真言石刻和佛經石刻。六字真言石刻也被稱為“嘛呢石刻”或“嘛呢石”,是藏族供奉神靈的一種特有形式。苯教將嘛呢石作為一種崇拜物,一般習俗是將嘛呢石堆放在山口、山頂、路口、埡口和要道處。隨著佛教的傳入,這一習俗被巧妙利用和改造,人們開始在石頭、石板、石崖上鑿刻“六字大明咒”、佛教經文和佛像。嘛呢石刻已經成為藏區最為常見的宗教供品,被供奉于山頂、寺院周圍,是祈福、避禍、信仰的表征。藏區的很多地方,都存有十分龐大的嘛呢石刻群。嘛呢石刻有:(1)山嘛呢石刻,即山體上的摩崖石刻,叫作“山嘛呢”。(2)水嘛呢石刻,即浸潤在涓涓流水之中的石刻,叫作“水嘛呢”。水流經瑪尼石,所有水族均得到救拔,龍族歡喜,凡是過往的眾生都可以得受加持潤澤。(3)草嘛呢石刻,是臥在草叢間的石刻,叫作“草嘛呢”。用佛教經文石刻壘起的“嘛呢墻”“石經城”以及摩崖石刻、洞窟石刻造像等,幾乎遍及藏地。MbM中國藏族網通

石刻沉默,造像靜穆,但就歷史、文化、藝術而言,石刻是豐富的民俗生活事項,是符號象征行為和民族文化心理的形象表達。MbM中國藏族網通

1、經文石刻MbM中國藏族網通

經文石刻,一般是指刻寫了藏文佛經的嘛呢石刻?!奥锬亍?,是藏語六字真言“????????????”(“唵嘛呢叭咪吽”)的簡稱。嘛呢石刻的母體應該是嘛呢石堆。嘛呢石堆與藏族古老的苯教祭祀文化、神山圣湖崇拜、靈石崇拜、白石崇拜、巨石崇拜等自然崇拜息息相關。嘛呢石刻亦象征天神、山神、戰神、守護神。藏地的人們普遍認為,刻嘛呢石猶如造佛像,刻一塊嘛呢石,就是建造一個觀音菩薩像,觀音菩薩就是嘛呢石,以大發心刻嘛呢石,極惡五無間罪都能遣除。藏區高僧華智仁波切曾為嘛呢石專門寫下這樣的文字:“建造此等能依,能利益無邊眾生。但土堆與泥像容易被水浸壞,金銀鑄成的有被盜之險,壁畫與唐卡也難擋違緣,若建造經堂,則難以找尋如法供養和管理者,語能依經典書函也易散難持,而只要嘛呢石堆建造以后,夏日無須修頂防漏,冬日不用掃雪御寒,也不必提防鳥巢鼠害,更不要管家和掌燈師。所以,別人的能依建造如同只抓樹枝,而我乃如同抓住樹根看到了重點,即便是惡敵強盜漫山遍野,也無須擔心被人偷盜而可長存于很多世代?!庇谑?,只要進入藏區,就會看到數以億計的各種嘛呢石供放在幾乎每個有道路通過的山口。MbM中國藏族網通

嘛呢石刻又被解釋為“戰神的堡寨”,戰神、天神總是住在山頂、高處、天上,護佑眾生?!吧缴系膽鹕窀袼_爾”,會時刻與各色妖魔戰斗,為了給戰神助威,藏人路過山口、山頂、險道、埡口時,會向高空拋撒“龍達”,并高喊“神必勝,魔必??!啦嗦——嗦嗦嗦……”藏人經常會在寺廟周圍、神山腳下、高僧修行地、村莊、田邊、路旁、湖畔、河邊、屋頂、佛龕上、天葬臺附近供奉嘛呢石,只要是傳說中有神祇顯現的地方,都會供奉五顏六色、千姿百態的嘛呢石刻,表達心中的祈愿祝福。藏區著名的嘛呢石刻,主要有青海玉樹結古鎮的嘛呢石刻、西藏昌都察雅的嘛呢石刻、青海果洛甘德崗龍的嘛呢石刻、四川石渠松格的嘛呢石經城等。MbM中國藏族網通

(1)青海玉樹結古鎮的嘛呢石刻MbM中國藏族網通

筆者曾三次赴結古鎮調研。在距結古鎮東3公里的新寨村,有一片世界上最大的嘛呢石堆,俗稱新寨嘉那嘛呢,是由藏傳佛教薩迦派寺院結古寺第一世嘉那多德桑秋帕旺活佛創建的,據說已有25億多塊嘛呢石刻,全部嘛呢石上刻的經文近200億字,是舉世聞名、規模龐大的嘛呢石刻?!凹文锹锬厥浂选?,主要由刻有藏文“六字真言”的大小嘛呢經文石刻壘成,號稱“世界第一石刻圖書館”,吉尼斯紀錄證書被鑲在鏡框里,醒目地掛在寺廟的大門口。據說,嘉那活佛游歷四方,最終定居新寨村,與當地僧俗群眾一起刻鑿嘛呢石度過余生?;罘饒A寂后,當地群眾繼續在這里堆放、雕刻嘛呢石,并先后建造了一座大轉經堂、一座佛堂、10個大轉經筒、300多個小轉經筒、十幾座佛塔等,慢慢形成了如今占地25畝的規模宏大的“嘉那嘛呢石經堆”。2006年,經國務院批準,嘉那嘛呢石城被列為國家級文物保護單位。嘉那瑪尼石刻經文數量之多、雕刻持續時間之長、規模之大,世所罕見,已不能單單以“世界之最”來衡量,這是人類多元化文明的延續,也是藏族宗教文化精神的傳承。MbM中國藏族網通

2.jpgMbM中國藏族網通

結古鎮嘛呢石刻(丹珍草攝,2014年)MbM中國藏族網通


MbM中國藏族網通

2010年玉樹大地震,嘛呢石刻損毀嚴重。震后,四方僧俗民眾自愿修復鑿刻,石刻數量迅速增加,越壘越多,越壘越高,蔚為壯觀,令人嘆為觀止。據統計,20世紀50年代,結古鎮的嘛呢石刻已達20多億塊。半個多世紀過去了,結古鎮的嘛呢石刻,已經被列入世界吉尼斯紀錄,被譽為“世界第一大嘛呢石刻”。尤為珍貴的是,其中有幾萬塊刻有藏族律法、歷算、藝術論述和各種佛像的嘛呢石精品,有的將整套的佛經完整地刻在很多塊石頭上,甚至包括封底、封面,組成了一套套完整的“石刻經書”,這些嘛呢石刻,被譽為民間珍藏版“藝術石書”,吸引了海內外諸多藏學家和美術家及相關學者專家前來駐足觀摩研究。每年農歷十二月十四至十六,來自西藏、四川、云南、新疆、甘肅等地的藏族同胞會在嘛呢石堆旁相聚,或轉嘛呢石堆,或供嘛呢石,爾后圍繞著嘛呢石堆唱歌跳舞祈福。來到這里的人們,總會買上幾塊嘛呢石,許上心愿,然后放在嘛呢石墻上。據說,這些許過愿的石頭是有靈性的,不能隨便拿走。每天都有很多手搖轉經筒的藏民圍著嘛呢石城轉經,每轉動一次經筒,就等于念了一次里面的經文。MbM中國藏族網通

3.jpgMbM中國藏族網通

                  嘛呢石刻  MbM中國藏族網通

結古鎮新寨村有很多石刻藝人,專門刻鑿經文石刻,他們在這嘛呢石城腳下,用祖傳的手藝虔誠地雕刻,為自己積累善業,也為眾生祈福。他們也會按照朝佛轉經人的要求,在石頭上刻以相應的內容。正是在這種長期的長期的磨煉中,石刻藝人的技藝不斷提高,得心應手,技巧嫻熟,并形成不同的風格,使嘛呢石刻別具特色。這些石刻也傳達了石刻藝人悲天憫人的人生態度,形成了融信仰、象征、隱喻于一體的石刻文化。從技法上講,嘛呢石刻有線刻、減底陽刻、淺浮雕以及綜合技法等等。陽線刻制就是在石頭平面上把表示形體的線留出來,突出畫面的紋路肌理。陰線刻制是在石面上單線刻出圖像和文字。嘛呢石保存時間長久,千年不腐,即使石頭腐爛了,嘛呢功德的隱喻象征意義也不會消失。據佛法密續記載,石刻的嘛呢石會救度地球,當地球毀滅的時候,剩下的所有眾生哪怕只是碰到嘛呢石粉碎之塵,都能獲得最后的解脫,這其中無疑蘊含了一種虔敬的信仰。MbM中國藏族網通

(2)果洛甘德崗龍的嘛呢石刻MbM中國藏族網通

青海省果洛藏族自治州甘德縣東南崗龍鄉境內,有一座巨大的嘛呢石刻堆,沿著黃河方向呈南北走向精心排列,長約150米,寬約3到4米,高約3米,是由一塊塊厚約1-3厘米的嘛呢石板壘起疊加而成。崗龍嘛呢石刻位于東吉鄉的多卡寺,因為早期是堆放嘛呢石刻、石碑的地方,所以得名為“多卡”(石堆處),又名“兩教興盛洲”,由著名佛學大師多·欽澤依稀多吉仁波切始建于公元1837年,先后有37代法王金座及18代堪布,為藏傳佛教寧瑪派、格魯派“合一而無偏”的教法并存的傳統圣地,系果洛藏區八大寺院之一。多卡寺有一部石刻《大藏經》,刻寫的質量很高。MbM中國藏族網通

崗龍嘛呢石刻猶如一堵小長城,壘起的石刻頂部,經幡飄揚,每隔2米,能看見石刻堆中會有一個小窗戶,是用嘛呢石刻專門隔成的方格,方格上蓋著一條條哈達。一塊塊石板上,刻有藏文的六字真言和各種佛像,再飾以絢麗的色彩。在歷史文獻中,雖然沒有關于甘德縣崗龍嘛呢石刻的翔實記載,但這個由成千上萬的石板(塊)壘成的“小長城”,這樣氣勢磅礴的嘛呢石刻,沒有幾百年的日積月累是不可能的。在藏人的民俗生活中,人們一直認為,如果能多刻一個經文字符,多刻一尊佛像,就如同自己多磕一次五體投地的長頭、多轉一圈經輪、多積一份功德,會給今生今世和來生來世帶來平安、吉祥,嘛呢石刻早已與民俗生活融為一體。青海省黃南州澤庫縣和日寺共有4處藏文石經墻,其中兩處壘積的是大藏經《甘珠爾》和《丹珠爾》及一部《大般若經》,共約2億字。MbM中國藏族網通

(3)西藏昌都察雅的嘛呢石刻、摩崖石刻MbM中國藏族網通

據筆者了解,在第三次全國文物普查后,昌都地區文物局登記的文物點共有678處,其中石窟寺及石刻243處,有覺隆大型石刻群、芒康縣多拉日逐石刻群、察雅縣羅榮溝石刻群、類烏齊縣杰慶山嘛呢摩崖石刻、左貢縣瓦多摩崖石刻、洛隆縣秀旺堆藏文石刻群等。察雅縣羅榮溝石刻群為其中的珍品,主供佛為十面觀世音,其余分別為釋迦牟尼佛、大日如來佛、文成公主、唐東杰布等。相傳石刻群距今已有近千年的歷史,這些石刻巧妙地利用了不同石頭的自然原形,略作雕琢,手法精巧,鐫刻細膩,氣韻生動,風格獨特,靈光彌漫,是康區石刻中少有的精湛之作。MbM中國藏族網通

“仁達摩崖石刻”位于察雅縣旺布鄉境內的丹瑪山,依托丹瑪山峭壁巖石,依山雕刻而成,造像分為主供佛大日如來佛、陪襯佛八大隨從弟子和兩個飛天女神,附加佛護貝龍王,以及殿堂上部的松贊干布和文成公主石刻像等。在丹瑪山峽谷不到200米的崖壁上,共發現造像38尊,其中最大者高達3.28米,最小者僅20厘米。造像下面有吐蕃時期鑿刻的藏文銘刻和數十個漢字。造像右邊刻有藏文的《普賢行愿品》經文。摩崖題記銘文準確地記錄了這一造像的雕刻年代為公元804年,還記述了刻經興佛、贊普敕命、僧人參政、唐蕃和好、贊普功業、眾生安樂、號召百姓皈依佛法、保護佛法等內容。恰白·次旦彭措認為,這個摩崖造像的雕刻年代應該為赤松德贊時期,比拉薩大昭寺前的唐蕃會盟碑更早,這些石刻造像對研究吐蕃時期的政治、文化、語言、書法、繪畫、石刻技術等都有非常重要的價值。MbM中國藏族網通

(4)四川省石渠松格嘛呢石經城、巴格嘛尼墻MbM中國藏族網通

松格嘛呢石經城,位于四川省甘孜藏族自治州的石渠縣,海拔4024米,是離太陽最近的“世界第一高城”,這里古稱“太陽部落”。在距石渠縣城70公里左右的阿日扎鄉境內,有一座長方形的石頭城——松格嘛呢石經城,坐北朝南,東西長73米,南北寬47米。石經城外墻高約9米,中心主體經幢部分高14.5米。石經城正面偏西的位置開有一個小門,由此進入石經城,里面是一圈圈的嘛呢墻,中間有狹窄的通道。堆砌而成的石板塊上刻有六字真言、藏文和梵文的佛經,還有佛像等,由于石刻壘得太久、太高,地面已不堪重負而下沉,據考證,地面上的部分有多高,陷入地下的部分就有多深。隱入地下的石刻以及地面可以見到的全部石刻上,都刻有古印度梵文的字體。這座石頭城并沒有任何框架支撐,更沒有使用什么粘合劑,完全是一塊塊石刻堆砌而成的,雖歷經千年卻巋然不動,這不能不說是一個奇跡、一個奇觀。MbM中國藏族網通

巴格嘛呢石經墻位于四川石渠縣的長沙貢馬鄉,距縣城53公里,全長1.7公里,寬2-3米,高2.5-3.5米,長1.6公里,是世界上最長的嘛呢墻,墻體全部用嘛呢石片壘砌而成。每隔一段距離,就有一座佛塔相連,并且墻的兩邊還有大大小小的許多“窗口”,“窗口”里擺放著一個或幾個石刻佛像,有彩繪佛像,也有石料原色的佛像。墻體的左面是雄偉的扎家龐秀神山,前面是奔騰不息的雅礱江。巴格嘛呢石經墻始建于公元1640年,由第一世巴格喇嘛桑美彭措主持修建。墻體內有石刻佛像3000多尊,刻有藏文《甘珠爾》《丹珠爾》各兩部、《賢劫經》1000部、《解脫經》5000余部,還有數以億計的大大小小的嘛呢石,人們說,這是藏族人民的一座信仰的長城,是石刻藝術的長廊,也是太陽部落歷史發展的見證。關于嘛呢墻、石經城的來歷,有關的文獻、傳說、故事很多,像風一樣在巴格嘛呢墻、松格石經城中間縈繞,比如“善墻”和“惡墻”的故事。傳說300年前,扎溪卡草原上有一對男女相愛,卻因女家富男家窮、經濟地位懸殊而遭到家庭的阻撓,兩人決定私奔。姑娘在渡過雅礱江時不幸被激流卷走,悲傷的小伙子準備投江殉情,卻被在此修行的巴格活佛所救,并在活佛的勸諭下皈依了佛門。后來,小伙子將姑娘留下的財寶贈予活佛,活佛請工匠雕刻嘛呢石,砌成了一段“善墻”。另有一個故事說,兩個朋友結伴遠行,其中一人起了邪念,貪圖錢財,害死了朋友,卻被巴格活佛巧遇,活佛勸其棄惡從善,那人跟隨活佛苦修,終成正果,他將劫得的財物全部交出,活佛用以修了一段“惡墻”。善、惡兩墻相連,慢慢地,前往朝覲的信眾越來越多,并將嘛呢墻越砌越長……嘛呢石經墻已經有了三百多年的歷史,像是草原上筑起的長堤,又像是一座綿延起伏的石墻。墻身最高處3米左右,寬2-3米,長1.6公里,是世界上最長的嘛呢石經墻,墻體全部用嘛呢石片壘砌而成。每隔一段距離,就有幾座佛塔相連,墻的兩邊還有許多大大小小的“窗口”,“窗口”里擺放著一個或幾個石刻佛像,有的石像還施加彩繪。嘛呢墻邊上是長長的轉經筒墻、八寶白塔和經幡塔群等,整座建筑群就像扎溪卡草原上的一條巨龍。2006年5月25日,松格嘛呢石經城作為明至清時期的古建筑,被國務院批準列入第六批全國重點文物保護單位名單。MbM中國藏族網通

4.jpgMbM中國藏族網通

                       巴格嘛呢石刻 MbM中國藏族網通


MbM中國藏族網通

(5)阿里嘛呢石刻MbM中國藏族網通

李翎在《藏族石刻藝術概述》一文中對阿里嘛呢石刻做了如下的描述:“阿里地區出現的大宗卵石材嘛呢石刻,是十分突出的一個現象。首先是由其地理條件決定的。這里東部有那布溝,溝東側有無數泉眼,西部有努日籠溝??傊?,這里河谷豐富,平緩的谷底是無數卵石構就的河灘。其次是古格故城豐富的遺存:佛殿、經堂、供佛洞、塔、塔墻以及嘛呢墻,其中嘛呢墻有三道。所謂嘛呢墻是指鑲嵌有大量嘛呢石的夯土或土坯砌的墻,這三道嘛呢墻一處在IX區北部,一處在II區東北部,一處在II區西北部。三處嘛呢墻均在故城北部的外圍緩坡地帶,占據著外圍防守的有利地形,所以它不僅是具有宗教意義的精神防線,同樣也應是具有實際軍事防衛作用的設施,像這樣的嘛呢墻在藏族其他地方也十分罕見。IX區北部的嘛呢墻上面的瑪尼石已全部塌在墻兩側的地面上,現存嘛呢石374塊,石刻題材為佛、菩薩、度母、高僧、法王、供養人、藏文經咒等。11區東北部的瑪尼墻呈曲尺形,總長260米,分東、西、南三段?,斈崾€有少量鑲嵌于墻體上,大多落于墻腳,東西兩段現存嘛呢石918塊,題材有佛、菩薩、高僧、佛塔、藏文經咒等。南段墻上及周圍堆積有2332塊嘛呢石,內容多為藏文經咒,只有4塊造像石。II區西北部嘛呢墻堆積和散落的嘛呢石計565塊,除3塊有造像外,其余全部為藏文經咒。從這些嘛呢石刻的題材上可以看出,早期佛教石刻的一個基本規律,即經咒多于造像,這與同為藏傳佛教藝術獨有的另一種類——擦擦的造型變化規律是一致的?!?span style="display:none">MbM中國藏族網通

2、造像石刻MbM中國藏族網通

藏族的造像石刻藝術源于印度、尼泊爾。印度向來擅長雕刻藝術,尤其以石刻、象牙刻見長,其技術之精到,令人嘆為觀止,如著名的凱拉薩神廟(約756~775年)、林伽羅加神廟(約1090~1104年)以及那爛陀出土的11世紀的佛教石刻造像,技藝精美,仿佛放大了的象牙雕刻。印度僧人大量入藏,藏僧不斷進入印度、尼泊爾求法,必然將印度、尼泊爾的審美趣味、造像量度與儀軌以至雕刻技法引入藏地。早在苯教時代,藏地祈神鎮魔之祭祀儀式就已經開始了“以石起壇”,只是當時的石刻線條粗放、刻雕技藝極其簡陋而已。六字真言石刻和佛教經文石刻,多以淺浮雕形式出現,而神佛造像石刻多以高浮雕的形式表現。眾所周知,公元7世紀佛教傳入藏區以來,隨著藏傳佛教的形成及其日益興盛,與佛教內容密切相關的各種石刻如影相隨,始終伴隨著宗教的興衰而跌宕起伏。除了堆積如山的嘛呢石刻,造像石刻大量增加,無論是石窟、摩崖、佛像,還是可移動的板塊體石刻,以宗教題材為主要內容的石刻藝術興盛起來。神祇造像石一般要求是清一色的,如白色、紅色、淺褐色、黃色、黑色等,這種石頭必須是光滑而沒有沙層的,或埋于土中,或長期被水沖刷,或在樹蔭下未經陽光曝曬,或是來自圣地。這些石頭還要有合適的長度、寬度和厚度;只有這類石頭才值得收集,而佛像的刻鑿,對造像的姿態、量度、手印、標識等都有十分嚴格的標準。造像石刻主要是釋迦牟尼佛、大日如來佛、無量壽佛、藥師佛、佛母、護法神、吉祥天母等神佛的形象,也有藏族著名歷史人物如松贊干布、唐東杰布、蓮花生大師、米拉日巴、八思巴、宗喀巴等。至此,藏地的造像石刻已到了構圖嚴謹、線條流暢、造型獨特、內容豐富的輝煌時期。MbM中國藏族網通

炳靈寺石刻造像,是其中的典型代表。傳說“當年文成公主進藏時,因在途中等待大臣(倫布)噶爾,而在巖石上刻了這尊彌勒像(炳靈寺彌勒大佛像)……” “炳靈”的名稱源于藏語 “??????????? ”(bum gling)?!氨?,藏語漢譯為“堆積”或“十萬佛”;“靈”漢譯為“洲”或“廟”,合稱為“匯集十萬佛的廟宇”。炳靈寺歷來以其石刻佛像而聞名于世,炳靈寺及周圍數不清的大大小小的石刻佛像,神奇而壯觀?!懊恐撩舷募?、冬八日,遠近番族男婦來游之古跡也,明御史立碑云,天下第一奇觀也?!?特別是炳靈寺的密宗造像和一些摩崖石刻中的佛塔造型,富麗堂皇,形神兼備,充分顯示了藏族石刻造像藝術的魅力。MbM中國藏族網通

青海玉樹結古鎮東32公里處,通天河西岸的群山間,有一處著名的“勒巴溝摩崖石刻”。摩崖一詞常與“石刻”連用,“摩崖石刻”意為“在山崖上刮摩,在石頭上刻畫”,即在山崖上刮摩,在石頭上刻畫符號、圖案、文字等,就是利用天然的石壁以刻文、巖畫、造像記事的石刻。不同年代、不同民族的摩崖石刻,或富于天然意趣,或體量巨大、氣勢恢宏,或為名家手筆,為秀美的自然風景增加了深厚的人文內涵。青?!袄瞻蜏夏ρ率獭?,歷史久遠,距今約1300年歷史。溝內有十多處巖畫。勒巴溝巖畫主要以佛像、菩薩、香客、瑞獸等為主,較為著名的有《藏王與公主禮佛圖》《天龍八部圖》。整個石刻造型凝重、雕刻細膩、形象生動。傳說文成公主、金成公主進藏,都曾經穿過這條溝,向西南而去。勒巴溝內至今還清晰地留有當年文成公主命人刻下的巖畫。山崖前掛著串串經幡和哈達,鐵欄桿圍攏的是一幅摩崖線刻《公主禮佛圖》,佛像左下方,戴高帽著藏裝的藏王松贊干布和梳高髻著唐裝的文成公主捧花拜佛。運用圓雕、浮雕、線刻等手法雕刻而成。渾厚深沉,粗放豪邁,簡練傳神。勒巴溝谷深處的唐代摩崖還有線刻《佛誕生圖》和淺浮雕《大日如來佛》等等,《大日如來佛》的畫面下方有古藏文“馬年刻鑿”的題記,為造像石刻的年代考證提供了重要信息。勒巴溝摩崖是漢、藏友好往來的歷史實物見證,尤其是《公主禮佛圖》將松贊干布與文成公主富有傳奇性、感召力的事跡刻石銘記,永世傳頌。全國僅此一處,彌足珍貴。另外,位于青海省黃南藏族自治州澤庫縣和日鎮下轄的一個行政村和日村,也因為“石刻”而享有盛名,有“石刻藝術之鄉”和“高原石刻第一村”的美譽。MbM中國藏族網通

據近年考古學者的統計,僅在西藏自治區境內的摩崖石刻便有30余處,數萬尊造像,內容包括佛、菩薩、羅漢、護法神、高僧、弟子、法王、動物等。造像最集中的地方要數拉薩藥王山。MbM中國藏族網通

西藏拉薩藥王山的摩崖石刻,是藏族石刻文化的又一重要象征。筆者曾多次傾心仰目。這面巨大的摩崖石刻,又稱“千佛崖”。藥王山位于拉薩市布達拉宮右側,山背面的懸崖絕壁上,刻滿了大小佛像五千多尊,為西藏之最。藥王山摩崖石刻群,以金剛不動佛為主供,向四周擴展。在寬三十米、高近十五米的崖壁上共鑿刻有近五千尊大大小小的佛像。據說,藥王山摩崖石刻群,由十四世紀的拉薩大貴族多仁·班智達出資鑿刻。藥王山是西藏著名的圣山之一,是藏醫的發源地。海拔3725米,藏名夾波日,意為“山角之山”。MbM中國藏族網通

藥王山與布達拉宮所在的紅山互為犄角,藥王山為金剛手的道場,紅山則是觀世音的道場,它們如同兩扇石門,扼住進入拉薩的大道。藥王山的南緣有一線陡壁,正適合摩崖石刻。公元七世紀,松贊干布遷都拉薩,看見拉薩河對岸巖石顯出六字真言和佛像,于是命尼泊爾工匠鑿刻成形,這是藥王山摩崖造像的最早記錄。藥王山上的五千多尊佛像,大的有幾層樓房的高度,小的只有一個巴掌大。藥王山東側有個洞窟式的小廟宇,是一座造型奇特的石窟寺廟,坐落在藥王山東麓陡峭的山腰上,叫查拉魯普。石窟呈不規則長方形,面積約27平方米,洞口有一中心柱,中心柱與洞壁之間是狹窄的轉經廊道,巖壁上有69尊石刻造像,道兩邊排列66尊石刻神像,北面石壁上有松贊干布與文成公主、尺尊公主以及重臣吞米桑布扎、祿東贊的石刻造像。在拉薩市民中,遇到家境貧寒的人家有人過世,如果請不起度亡的唐卡,就可以買一點兒顏料,到藥王山把摩崖石刻佛像刷新一遍,便可起到與度亡唐卡佛像同樣的功德,這種習俗至今仍在延續。MbM中國藏族網通

藥王山摩崖石刻,刻功成熟,刀法精湛,人體比例協調勻稱,精工細刻,造像衣紋深淺一致,有條不紊。時至今日,藥王山下,每日仍有石刻匠人夜以繼日、叮叮當當的手工刻鑿聲。年長日久,由成千上萬塊石板、刻經版堆砌而成的石刻藏文《甘珠爾》、石刻佛塔,已名傳天下,這是經過無數石刻工匠敲擊的心靈之作?;趾甑拇蟛亟洝陡手闋枴?、佛塔佇立于此,朝圣者更是絡繹不絕。拉薩三大寺,色拉寺、哲蚌寺、甘丹寺的摩崖造像也是聞名藏地,成為藏族古代文化遺產的瑰寶和藏族石刻文化的重要載體。MbM中國藏族網通

二   格薩爾石刻傳承MbM中國藏族網通

“格薩爾石刻”首先出現在格薩爾史詩說唱廣泛的康區,以及寧瑪派傳承流布的區域。寧瑪派僧人和百姓中有石刻技藝的人,開始以石刻的方式將格薩爾史詩故事、人物造型、某些史詩場景呈現出來。四川省甘孜藏族自治州丹巴縣、石渠縣、色達縣等地以格薩爾史詩為主題的石刻最具有代表性和典型性。丹巴縣莫斯卡格薩爾石刻群作為格薩爾史詩文化的主要載體,一直為人們所關注。從目前格薩爾學界的一些調查研究成果可知,現存于四川省甘孜藏族自治州丹巴、色達、石渠三縣境內的多處格薩爾石刻,其出現的年限,至少可以上溯到公元17世紀。公元17世紀,也是藏族石刻藝術進入全面發展的時期,如動物石刻就是在這一時期大量涌現的。經過三個多世紀的傳承延續,格薩爾石刻已經形成了一套較為完整的刻制工藝體系,以及相應的傳承標準。至此,格薩爾石刻在種類、技巧、內容、風格、造型、色彩、數量等各個方面均呈現出前所未有的豐富性和多樣性。MbM中國藏族網通

1、格薩爾石刻MbM中國藏族網通

格薩爾史詩說唱藝人如同流浪的“行吟詩人”,他們走街串巷,走到哪里,就在哪里說唱格薩爾。有的藝人懸掛著格薩爾唐卡說唱,有的看著銅鏡說唱,有的看著文本說唱,還有戴帽說唱、掘藏說唱……格薩爾的故事在草原牧區廣為流傳。許多傳奇情節如“天界篇”“英雄誕生”“賽馬稱王”“四部降魔史”“地獄救母”和“安定三界”等,許多精彩篇章如“18大宗”“36中宗”“72小宗”等,許多人物故事如格薩爾王、珠姆、晁同、阿達拉姆、30員大將、18位勇士等,人們都十分熟悉,而且家喻戶曉,津津樂道。在這樣的文化空間里,格薩爾史詩以“石刻”的形式出現,已屬自然而然,水到渠成。格薩爾石刻,猶如一汪新鮮的活水,為藏族石刻藝術帶來了新的創作題材、新的話語形式和新的藝術實踐,成為藏族民間雕刻藝術的又一新的門類。由于石刻與藏地百姓的世俗生活以及民族文化心理緊密相連,格薩爾石刻因而呈現出鮮明的民間性、宗教性、世俗性、神圣性相互交織的特征。MbM中國藏族網通

在格薩爾石刻中,格薩爾的形象是長方面龐、闊額寬腮、下巴渾厚;他橫刀立馬,胯下馬足踏祥云,揚鬃奮蹄,顯得強悍雄健。嶺國大將則披甲戴盔,手持長矛,挺拔勁??;王妃珠姆及眾嬪妃雍容華貴,姿態優美。格薩爾既是英雄的武士形象,又是威爾瑪戰神;既是天神下凡、蓮花生大師的化身,又是人間的國王、護法的戰神。格薩爾的石刻形象,既非純粹的佛像,又非普通凡人,其造像旨在體現神力、氣魄和膽識,張力十足,莊嚴威武。格薩爾石刻藝人將神圣性與世俗性、神性和人性進行了巧妙完美的融合。而只有深諳格薩爾史詩,了解史詩人物的精神內涵,懂得民眾心理的石刻藝人,才能將這些史詩人物的形象雕刻得莊嚴肅穆、威儀凜然,形象自然,并散發出親和力和感染力。如在表現其神性時,格薩爾石刻藝人往往會把一些具有象征意義的宗教圖案如珊瑚、寶瓶、妙蓮、右旋白海螺等符號刻在蓮花寶座前;而顯示其世俗人性的一面時,石刻藝人在人物造型的四周會刻有草原、雪山、藍天、祥云等自然景物,給石刻畫面增添了鮮活的生命氣息。MbM中國藏族網通

5.jpgMbM中國藏族網通

格薩爾王石刻 像 (丹珍草攝,2017年 )   MbM中國藏族網通


MbM中國藏族網通

格薩爾石刻在雕刻手法及造像風格等方面,還有漢藏石刻并存的現象,體現了漢藏文化的融合性和多樣性。通過石刻藝術品,人們可以更為直觀地感受格薩爾史詩中描繪的藏族文化特色、民俗事項、民族情懷、人文氣息、歷史內涵,為人們更深入地了解和研究格薩爾史詩文化,特別是格薩爾英雄人物形象等,提供了珍貴的素材和資料。格薩爾石刻對于格薩爾史詩的文化闡釋功能不言而喻。MbM中國藏族網通

可以說,格薩爾石刻的出現,打破了藏族石刻藝術以往主要以宗教的經文石刻和佛像石刻為主流的宗教主題格局。格薩爾石刻使這一時期的藏族石刻藝術,表現出天、地、人、神多面一體的共相融合的藝術特征。但格薩爾石刻不像“嘛呢石刻”那樣遍地都有、十分常見。由于格薩爾史詩與寧瑪派的密切關系,格薩爾石刻大多分布在寧瑪派盛行的地區。格薩爾石刻與經文石刻、佛像石刻的交匯,是民間文化與宗教文化的一次碰撞,是藏文化神圣性與世俗性的相互抵牾與交融,填補了格薩爾文化在藏族石刻藝術中的空白,成為格薩爾史詩文化豐富類型中又一種新的表達方式和傳承方式。MbM中國藏族網通

格薩爾石刻頌揚了格薩爾史詩中一系列具有英雄氣概的勇敢機智、不畏強暴、敢愛敢恨的人物形象,其實質是以體現人性為基調,折射出古代藏民族的人格行為、文化心理、思維模式。格薩爾石刻的產生和發展與藏族民眾生命意識的覺醒密切相關,體現了藏族人民對自然和生命的認知,以及對美好生活的向往和追求。MbM中國藏族網通

2、格薩爾石刻分布MbM中國藏族網通

在近三個世紀的傳承與發展過程中,格薩爾石刻大致經歷了三個發展時期。公元17—20初期的格薩爾石刻,可以稱之為早期的格薩爾石刻發展時期,其傳承主要在四川省丹巴、色達、石渠三縣境內,以丹巴莫斯卡格薩爾拉康、金龍寺的格薩爾石刻遺存為主。第二個階段為20世紀50年代以前,可稱為中期格薩爾石刻發展時期,主要以色達縣和丹巴縣的格薩爾石刻為代表。第三個階段為當代格薩爾石刻,指20世紀70年代末至今的格薩爾石刻。改革開放40年以來,藏族民間的格薩爾石刻逐漸復蘇,特別是隨著我國對民間文化,對“非物質文化遺產”的重視,使得格薩爾石刻文化進入前所未有的發展與創新時期。而此前,格薩爾石刻僅僅在當地民間為人們所知,并未被更多的人所認識。MbM中國藏族網通

(1)丹巴莫斯卡格薩爾石刻MbM中國藏族網通

據資料顯示,四川省丹巴莫斯卡格薩爾石刻是2002年才被發現并公之于世的。莫斯卡位于四川省甘孜州丹巴縣西北部。西南民族大學楊嘉銘教授這樣記錄他第一次看到塵封已久的格薩爾石刻時的情景:“當我們步入格薩爾石刻的經堂——格薩爾拉康——這座殿堂,正中安放的一人多高的大型嶺·格薩爾王石刻首先映入眼簾,環顧四周,數以百計大小形狀不等的石刻分三層有序地整齊擺放在緊靠墻體的木架上。我迫不及待拍下場景照后,立即在‘拉康’外面的空地上架起腳架,安裝好相機,做好拍攝和記錄準備。牧民們爭先恐后從木架上搬運石刻,大家都緊張而忙碌地工作著。大約花了3個多小時,‘拉康’內的石刻全部拍攝完畢,根據記錄,共為109幅。在拍攝過程中,格薩爾史詩中許多我所熟悉的嶺國名將的名字都在其中。目睹一幅幅精美的石刻,我心里有一種難以言表的激動和欣慰,回到住處,已是晚霞滿天?!钡ぐ湍箍ǜ袼_爾石刻著文或資料都較為豐富,此處不再贅述。MbM中國藏族網通

(2)丹巴縣金龍寺格薩爾石刻MbM中國藏族網通

金龍寺是格薩爾石刻在丹巴縣的又一存放處,此處的格薩爾石刻已有210多年的歷史,一共有40幅,主要包括嶺·格薩爾王和王妃珠姆、母親郭娃拉姆、嶺國的30員大將等人物的石刻像,全部存放在大殿的頂層。大殿頂層安放的石刻共有兩類,一類是金龍寺建寺初期由寺廟創建人青則益西多吉主持刻制的。當時,寺廟落成后,青則益西多吉將嶺·格薩爾王、珠姆、郭薩拉姆等10幅石刻放在大殿頂層,其余30員大將的石刻分別放置于大殿的30根柱子旁,以為保護神。如今,這40幅石刻只剩10幅是完整的。此外還有一些石刻殘片存放于大殿頂層,這10幅格薩爾石刻全部系石刻本色,未作彩繪。這是莫斯卡最早的石刻,雖然從藝術效果上看與格薩爾拉康里的石刻有較大差距,但其歷史和文物價值卻很高,十分珍貴。另一類石刻是1997年補刻的著彩石刻,即格薩爾彩繪石刻,共37幅。MbM中國藏族網通

(3)卡斯甲都“格薩爾塔” MbM中國藏族網通

在丹巴邊耳牧場定居點的卡斯甲都位于莫斯卡之南,順莫斯卡溝而下,在卡斯甲都牧民定居點的河對面,是金龍寺的一處“日車”。據牧民們講,藏族著名學者、全國人大代表土登尼瑪活佛就屬于該寺,他小時候就住在這里學習藏文和佛學經典。遠遠望去,離佛堂不遠處聳立著一座高高的石塔,便是當地牧民所稱的“格薩爾塔”。走近“格薩爾塔”,可見塔的四周墻面上均嵌滿了格薩爾石刻,正面正中部位鑲嵌著比其他石刻大一倍的嶺·格薩爾王石刻像,整整占據了兩幅石刻的位置,十分醒目。該墻面共嵌有石刻20幅。其余三面墻上均橫排3、縱排7整齊地各鑲嵌有21幅石刻。整座塔上共鑲嵌石刻83幅,除有31幅為佛、菩薩、神、高僧大德石刻像外,其余均為格薩爾石刻。這種用塔存放格薩爾石刻的形式,獨此一家,目前在藏區其他地方并未發現。丹巴縣莫斯卡牧業行政村,除了上文提到的格薩爾拉康、金龍寺大殿頂層、卡斯甲都的“格薩爾塔”,還有吉尼溝青麥格真神山(這里是依塔建房,將格薩爾石刻分四層堆放,此處有47幅格薩爾石刻,屬彩繪石板刻畫)、曲登溝巴扎洛熱神山(據西北民族大學格薩爾研究院調查資料顯示,這里共有格薩爾石刻120幅,其中老石刻30多幅,新石刻80余幅。老石刻與格薩爾拉康的石刻應屬同一時期)、加拉溝拉勒神山(此處格薩爾石刻約有60余幅。應為1993年以后的新石刻),一共是這6處,分布有格薩爾石刻。MbM中國藏族網通

6.jpgMbM中國藏族網通

     格薩爾彩繪石刻 (丹珍草攝,2017年)MbM中國藏族網通


MbM中國藏族網通

截至目前,格薩爾石刻的主要集中地區仍是四川省甘孜藏族自治州丹巴、色達、石渠三縣境內。具體分布為:(1)丹巴縣莫斯卡格薩爾石刻群。(2)色達縣泥朵鄉普吾格薩爾彩繪石刻群、色柯鎮洞嘎格薩爾彩繪石刻群、年龍鄉年龍寺格薩爾彩繪石刻群、翁達鎮雅格格薩爾彩繪石刻群。(3)石渠縣巴格嘛呢石經墻格薩爾彩繪石刻、松格嘛呢石經城格薩爾彩繪石刻群。其他縣、鄉、鎮、村也有格薩爾石刻相繼被發現。MbM中國藏族網通

(4) 色達縣泥朵鄉、普吾格薩爾石刻MbM中國藏族網通

“色達”,藏語意為“金色的馬”,地處四川省阿壩藏族羌族自治州、甘孜藏族自治州和青海省果洛藏族自治州的接合部,平均海拔4127米,是格薩爾史詩重要的流布區域之一,這里的格薩爾文化資源以及文化遺存底蘊豐厚,有格薩爾藝人說唱、歌舞、彩繪等,是格薩爾藏劇、格薩爾石刻的發祥地,有“格薩爾文化藝術中心”“格薩爾博物館”。色達縣“格薩爾廣場”上矗立著格薩爾王和著名的13位大將塑像。色達亦享有“格薩爾文化藝術之鄉”之稱,是格薩爾史詩文化的重要研究基地。筆者曾兩次到色達縣、石渠縣進行格薩爾史詩田野調查,感受到英雄的生命在這里顯示著一種尊嚴和高貴。調查得知,六十多年前,色達有一位聞名遐邇的瑜伽大師玉柯秋央讓卓,是拉則寺第九代祖師。這位大師認定雅格山系格薩爾王神山,其巖石中藏有嶺國十二部“般若經書”。當時,寺廟每年舉行一次格薩爾說唱會。據說玉柯喇嘛是嶺國大臣丹瑪的化身,他還親自創作了格薩爾及三十大將的數十種曲調,凡是嗓音好的僧人都要學唱《格薩爾王傳》。他的弟子中出了著名的格薩爾掘藏師仲堆·尼瑪讓夏,他在色達的三年期間撰寫了《格薩爾王傳》伏藏本,為后人留下了寶貴的文化遺產:如《門嶺大戰》、《大食財寶宗》、《朱古兵器宗》、《列尺馬宗》、《阿扎寶珠宗》、《汝域銀宗》、《辛巴和丹瑪》、《紅巖大鵬宗》等十多部分部本,其中兩部由相關部門搜集后已由四川民族出版社出版,部分手抄本目前尚散存在民間。這位著名藝人在世三十多載,至今無法考證究竟他能寫多少部《格薩爾王傳》。但從已經發現的九部手抄本來看,完全有理由認為,他是一位了不起的格薩爾掘藏藝人。他的《格薩爾王傳》中多處提到色達曾經是嶺國居住的地方。伏藏大師仁曾尼瑪在格薩爾《誕生篇》中說:“經王臣商定,瑪、孜、杜、翁、泥、扎等谷為嶺國大將有居住地”。雅格山上還發現了刀法細膩、構圖嚴謹、姿態生動的格薩爾石刻畫,據推算,這一石刻畫有近百年的歷史,默默地訴說著這方土地的人們對格薩爾王的崇敬之情。此地還有格薩爾大王征戰朱古兵器國時,在石板上留下的足跡。翁達鎮境內還有嶺國將士的降妖塔、三十員大將的修行洞,當地人稱其為嶺蔥朱普。資料顯示:“色達縣7,600 余戶,戶均有3 本以上格薩爾史詩文本保存,戶均有一幅格薩爾幡旗,戶均有5盒格薩爾說唱錄音帶,每座寺廟的護法殿內皆供有格薩爾塑像,各寺廟都有格薩爾祈禱儀式。色達縣境內,每座神山圣湖懸掛格薩爾幡旗千幅?!?nbsp;  MbM中國藏族網通

色達縣格薩爾石刻存放地是泥朵鄉、色柯鎮和年龍鄉。其中泥朵鄉的格薩爾石刻數量最多。泥朵鄉位于色達縣西北部,海拔4180米,全鄉民眾對格薩爾石刻情有獨鐘,不僅對遺存的格薩爾石刻進行了較好的修復還原,并將格薩爾石刻的造型、色彩、刻技與史詩故事融為一體,突出了完整性,表現力大大增強。其中普吾村的格薩爾石刻群在藏族民間工藝中獨具特色,具有一定的代表性,普吾村也被稱“格薩爾石刻村”?!坝善瘴岽逯呱喞锇l起組織刻繪,規模宏大,氣勢雄偉,刀法精細,取材考究,表現了嶺?格薩爾王及嶺國30員大將、80位勇士的前世。石刻中還有天竺80大成就者和百位文武尊神的形象。無論從人物譜系的完整性,還是從石刻藝人技藝的傳承性來看,這一石刻群像已形成了一套較為完整的刻繪工藝體系?!?nbsp;MbM中國藏族網通

根據實地調查,色達縣泥朵鄉的格薩爾石刻類型一致,主要體現在均為不規則板體石刻,只是在尺寸大小上有差別。題材和內容相同,石刻皆以反映格薩爾史詩世俗文化為主體的全新體系,與全國五省藏區現存的大量的“嘛呢”石刻有著明顯的區別。該石刻群的石刻數量達千幅以上,更多的是零散存放的碎片式格薩爾彩繪作品。這些作品雖然數量極少,內容也各有不同,但都萬變不離其宗,都是以格薩爾史詩文化為創作內容,都是以傳統的石刻技藝為基礎而創作出來的。就技藝層面講,大部分類型都是保持一致的。彩繪石刻就單幅而言,可獨立成畫,單獨保存,表現出一位將士或一位王妃的基本面貌;若組合在一起,便成為一個完整的體系。如此規模和數量的格薩爾石刻群,在藏區從未出現,是泥朵鄉本土地域文化空間所創造的一個奇跡。MbM中國藏族網通

在格薩爾石刻中,嶺國人物的稱謂,十分豐富復雜,諸如鷂、雕、狼、三虎將、七君子、四叔伯兄弟、十三青年將領、福命二兄弟、毅勇二兄弟、持幢四兄弟、俊美三兄弟、調解糾紛二證人等等。格薩爾王第二次出征魔國時的30員大將,發展到后期,有的英雄戰死,又補充了新的英雄,人數有所增多,于是又有80員大將之說。在色達泥朵鄉格薩爾石刻中,嶺國人物的刻石數量達到了100幅以上(不含重復部分)。所以,泥朵鄉格薩爾石刻嶺國人物譜系,不僅自成體系,而且比較完整地還原和表現了格薩爾史詩嶺國人物的基本面貌。MbM中國藏族網通

格薩爾石刻數量較大的還是莫斯卡鄉,大約有530尊,已經引來不少格薩爾史詩專家和石刻專家的關注。但普吾村的格薩爾石刻群,目前面臨部分石刻已產生不少裂紋,有的邊緣已脆化、脫層,出現了空鼓、起甲、脫落等被毀壞的現象。無論是露天堆放、室內存放或者是以龕窟或鑲嵌方式自然存放,石刻并非傳統民俗觀念、表象中所認知的那么堅固與結實,在大自然面前,一切都是脆弱的,仍然需要相應的挽救方法。格薩爾石刻保護迫在眉睫。MbM中國藏族網通

(5)石渠縣格薩爾石刻MbM中國藏族網通

四川省最西北端的石渠縣,是四川省海拔最高、面積最大和位置最偏遠的一個縣,這里處于川、青、藏三省區交匯處和雅礱江源頭地區,是青藏高原的腹心地帶,屬典型的高地草原。由于地理位置偏遠、海拔較高又不屬交通要道,石渠縣的知名度甚低,但石渠縣的 “巴格嘛呢墻”和“松格嘛呢城”因格薩爾石刻而著名,前來朝覲者甚多。MbM中國藏族網通

松格嘛呢石經城位于四川甘孜州石渠縣的阿日扎鄉境內,據傳是在公元11世紀格薩爾時代開始形成。石經城南北寬47米,東西長73米,城外墻高10米?!笆h遺存的格薩爾石刻主要分布在著名的‘巴格嘛呢墻’和‘松格嘛呢城’中,數量較少,石刻大約30 幅?!笔洺鞘迳隙伎逃胁煌慕浳暮透鞣N不同的佛像??贪宀牧现饕獊碓吹厥鞘洺侵苓吷狡?,沒有固定的取石地。據石渠當地傳說,這里曾是格薩爾王時代的古戰場,“英雄格薩爾王的軍隊曾在這一帶與敵方部落發生過一場大的戰事,許多士兵在戰斗中陣亡,為給戰死疆場的士兵超度亡靈,將士們在此壘起了一個嘛呢堆。后來當地人民因為緬懷格薩爾王的功績,紛紛來此朝覲,嘛呢堆越壘越大,最終形成了這座嘛呢石經城”。 據《松格嘛呢城文史》記載:“在格薩爾時代,嶺國和霍爾國交戰時,嶺國總管王之子囊沃玉達和弟弟戎查瑪勒死于戰場,火葬后出現神奇的舍利子。經嶺國上下溝通商議,為了紀念已經戰死的勇士,超度他們的亡靈和保佑在世將士生命,修建一座紀念塔存放舍利子。因為格薩爾王的叔叔晁同在霍嶺大戰中犯下不可饒如之罪,為表懺悔罪孽之意,由他修建了嘛呢塔和白塔。而后,經漫長歷史的歲月風霜,只留下了斷壁殘垣。到了17世紀初,經高僧白瑪仁青的發掘,在原有的基礎上進行了擴建?!?nbsp; 這座高約20米,完全由嘛呢石經堆砌而成的巨型建筑,如果曾是格薩爾王時期用以祭奠戰場亡靈的祈福之地,那么也在不經意間成為青藏高原千年滄桑變遷的歷史見證者。相傳,這座由晁同所建,距離石渠縣城80公里的石經城,從開始動工到完工,僅僅用了7天。MbM中國藏族網通

7.jpgMbM中國藏族網通

松格嘛呢石經城MbM中國藏族網通

也有觀點認為,松格嘛呢石經城開始堆砌于十八世紀,經過漫長的時間發展至今天的規模,是當年佛教借助藏族英雄史詩格薩爾的影響力尋求發展的產物,折射了經藏傳佛教寧瑪派改造后的格薩爾信仰。在當地的信仰中,格薩爾是以寧瑪派主要護法神的身份出現的,但從民眾的信仰心理來看,改造前后的格薩爾信仰并沒有本質的區別。MbM中國藏族網通

3、格薩爾石刻工藝MbM中國藏族網通

石刻屬于雕塑藝術,是運用雕刻技法在堅硬耐久的石質材料上創造具有實在體積的各類藝術品。石刻需要石刻藝人充分發揮其聰明才智,才能將石刻的實用性和藝術性巧妙地結合起來。格薩爾石刻藝人多運用圓雕、浮雕、透雕、減地平雕、線刻等技法進行雕刻。首要的是篩選石料,格薩爾石刻一般為就地取材,主要以本土的優質天然板石為材料,刻鑿時盡可能保持石材原本的天然形狀。雖然是石刻,但必須結合藏族傳統的繪畫藝術。首先以線描構圖布局,根據石料板材的原形狀進行線描、勾勒,為刻鑿雕琢鋪陳準備。初稿畫成后,開始正式雕刻,無論是直刻、斜刻,還是鑿刻、減地刻、減地加線刻,這個階段是整個石刻最核心的部分,石刻匠人必須全神貫注、認真細致地在前一個步驟的基礎上擊鑿、走線、刮刻、雕刻。人物形象是否刻鑿得準確、自然,就在于這道工序的成功與否??惕復瓿珊?,在石刻作品上刷一道高原特有的白色礦石顏料為底色,在底色晾干后再著新彩。格薩爾彩繪石刻用色分明,大部分使用紅、黃、藍、白、黑、綠六色,一般不會使用模糊的過渡色、中間色。MbM中國藏族網通

藏區民俗認為,識別石材的“個性”是非常重要的,需要慧眼識石,這也是石刻十分重要的環節。早期的藏文文獻就有記載,因為類型和地質年代的不同,自然界中的石頭各有其“命”,各有自己的年輪,每塊石頭各有自己的幼年、青年、壯年和老年時期,亦有陽性、陰性和中性之別。在進行石刻造像,特別是雕刻神佛像時,必須嚴格篩選石材。首先,不能是劣質石材,或有污點或存在瑕疵的石頭,必須尋到光滑、整潔、材質好、有靈性的上等石料。如果隨便刻石或用石不當,則會給石刻人招來不幸或禍事。只有優質的青年石材和中年石材,才可以用于神佛像的雕刻。雕刻主像,必須選擇陽性的石頭才行。陰性石頭一般用于雕刻基座,而中性石頭就只能用在最下層的基礎部分。藏區石刻常見的石料主要有:玉石、卵石、青石,或選擇幾經考察的山體崖面等等。由于自然地理、氣候溫差等諸多條件不同,藏區各地石料也不盡相同,各有特點。西藏阿里地區主要產卵石,而在前藏后藏、昌都地區和西藏的西北部地區多為青石和較次一級的玉石。玉石和優質的可移動板塊體,才可以用來雕刻佛經,以及佛、菩薩、神、高僧、度母等。MbM中國藏族網通

藏學的象征學歸屬于傳統的大五明之工巧明中,即用某種具體的物象、色彩來表現某種特殊的意義,或者用來表達某種特別的象征意義。在藏族色彩象征學中,“表現為顏色者,為顯色之性相,分為二種,謂根本顯色及支分顯色。根本顯色復分為青(藍)黃赤(紅)白四種。支分顯色復分為八種,謂云煙晨霧,影光明暗” 。借助色彩媒介,表達某種與之關聯的象征、隱喻,所以色彩非常重要,每一種色彩都具有特定的象征意味和人物忠奸指向,如格薩爾史詩中的30員大將,他們各自都有相對應的顏色以表征其人物形象、性格特征。藏區百姓目視其形、其色及所持器物,便知其為何人,所做何事。最后一道工序是為了保持石刻色澤的鮮亮和持久性,在石刻畫面上再涂一層清漆作為保護層。至此,一個完整的格薩爾石刻作品就完成了。MbM中國藏族網通

格薩爾石刻藝術在多種文化的滋養下延續、傳承、發展,從未停止。通過獨特的選石料、繪畫、勾勒線條、雕刻、著色等工藝流程,格薩爾石刻已然具備了地域本土性和民族性。佛教的興盛,格薩爾史詩的流傳,加速了格薩爾石刻這一藝術門類的迅速發展與日趨成熟。MbM中國藏族網通

佛教教義認為,佛有“三十二大人相”“八十種隨形好”。格薩爾石刻中,刻鑿最多的是人物造像。格薩爾王的母親郭姆、王妃珠姆、嶺國的30員大將以及與格薩爾相關的佛、菩薩、神等都是格薩爾石刻的主要內容。其中以格薩爾王“騎馬征戰”像為最多。但格薩爾王的石刻造像與佛教造像、歷史人物石刻造像均不同。佛菩薩造像極其嚴謹、精準,點筆勾畫,精摹細描,毫厘之間,法相莊嚴,蘊藏和象征著豐富而深邃的宗教思想,神性十足。格薩爾石刻造像,則形制獨特,介于神性與人性之間,嚴肅、活潑、生動相結合,石刻畫面更為自然靈動。格薩爾王集天子、戰神、護法、國王、騎士、武士、財神于一身,豐富而多面。一尊格薩爾王造像石刻作品完成后,所擺放的位置必須既有高高在上的神圣感,也要有世俗社會眾星捧月的威武之勢。人物石刻一般是依照格薩爾藝人的民間說唱形象,或者格薩爾史詩各種文本中所描述的形象。對具體人物的外表氣質、面部表情、性格特征、服裝佩飾、所騎戰馬、將領們各自使用的特殊武器等等,需要進行認真細致的揣摩繪圖后,才可進行石刻創作。比如石刻造像中,珠姆王妃的形象與佛像、度母、吉祥天母的形象有相同處更有區別。珠姆是天女、女神,但也是公主、王妃、母親,她的神圣性似乎已經淡化,經過民間石刻匠人的重新刻畫和“創新”后,王妃珠姆的石刻像已不再是遙不可及的空行母,而是更加生活化、世俗化和人性化的形象。MbM中國藏族網通

格薩爾石刻與經文石刻、佛像石刻不同。格薩爾石刻將神圣性與世俗性融為一體,表現了佛教觀念、英雄崇拜、情緒物化的融合,是天神民間化、世俗化的藝術形象。石刻匠人通過豐富的想象,天馬行空,自由馳騁,借助線刻、敲鑿、磨制、涂繪等手法,將天子、戰神、王妃、大將、神佛、各路妖魔、神奇動物以及千年古戰場的情境,一一雕刻出來。最終,“物化”的石刻,蘊含生命的詩意,充分傳達出植根于本土、植根于民族精神土壤的對民族歷史和集體記憶的千年追尋。如扎雅上師所言:“如果一個文化群體中的許多人同意將某個標志作為特定精神內容或能量形式的象征標志,那么對他們來講,這個象征就是有效的,它的效果是建立在記憶、信任和不斷重復以強化的力量之上?!?span style="display:none">MbM中國藏族網通

在藏區民眾的心目中,格薩爾石刻因居于崇高精神的神圣地位而被頂禮膜拜。格薩爾王也已經成為民間護法神,神圣不可侵犯。人們看見格薩爾石刻像,或者經過其旁,都會止步,雙手合十,低頭禱告,這種虔誠行為的動態定格,不僅滿足了民眾的信仰心理,且在強化民族認同感、傳遞正能量的價值觀、塑造民族精神性格等方面,折射出格薩爾石刻文化的民間影響力。大傳統中的小傳統文化往往會以“潤物細無聲”的相對隱形的方式,頑強地保留在民眾心理中,成為文化傳統的內在屬性。MbM中國藏族網通

三  格薩爾石刻傳承人MbM中國藏族網通

石刻工匠在藏區高原古已有之,石刻藝術的歷史與藏民族的歷史、宗教、民間文化傳統一樣漫長、久遠。每一件石刻藝術作品都凝聚了一代又一代石刻匠人的信仰與心血。石刻匠人可以將任何一塊光滑的石頭雕刻成圖、文、像,為那些隱藏在石頭表面之下的聲音辯白、訴說,通過注入精神世界的思想與情感來表述文化和歷史的象征意義。藏族石刻遍及西藏、青海、云南、四川、甘肅五省區藏區,只要進入藏區,就能看到數以億計的嘛呢石刻、經文石刻、造像石刻、摩崖石刻、格薩爾石刻……龐大的石刻群,構建了一部厚重的文化史,是一座取之不盡的藝術寶庫,既有千言大觀,也有一字之驚,雖然我們不知道石刻的作者是誰。石刻工匠認為,圣潔的佛經、神像,沾不得半點俗世的塵埃,因此從不在石刻上具名題款。嘛呢石刻藝人在不同的藏區有不同的稱謂,有的石刻匠人被人們稱為“多卡”(rdo-rko)“朵多”“郭卡”、扎西或朵多占堆。早期石刻匠人的傳承方式只有兩種:有的是父子相傳,有的是師徒相傳,且只限于男性。自然界一塊普通的石頭,一旦被石刻匠人、石刻傳承人刻上神佛、格薩爾王或高僧大德的圖像,便傳遞出現世人們真誠濃烈的祈愿——對理想、價值、情感、信仰和希望的寄托。MbM中國藏族網通

1、傳統的石刻匠人MbM中國藏族網通

藏區傳統的石刻匠人一般是寺院僧人或民間的佛教信徒,最早的還有一些所謂的有罪之人。在相對專業的石刻工匠中,民間石刻匠人的人數還是最多的。他們不但是藏族所有藝術門類中人數最多的,也是最辛苦的草根百姓。他們首先是虔誠的佛教徒,不但具備刻石造像的技能,還要有積善行德、一心敬佛的虔誠心和毅力。藏區最早的石刻匠人大部分是從印度、尼泊爾和克什米爾來的圣徒。有的石刻匠人甚至需要發下誓愿,因為在餐風宿露、烈日嚴寒中作業,在艱苦的自然環境中刻石,實在是一項十分艱苦的腦力與體力并重的勞作。如前文所述,藏族石刻人、石刻作者一般不在石刻作品上署名,也沒有人稱刻石匠為藝術家,他們自己也并不以為然。藏族石刻匠人把石刻或者石刻制作當成自己積善業、做功德、報恩惠的一種不計回報的“凈業”和“善業”。我們在藏區的石刻藝術品上,幾乎很難找到石刻藝術家的署名。誠所謂“千錘萬鑿出深山,烈火焚燒若等閑。粉身碎骨渾不怕,要留清白在人間”,用此詩形容藏族石刻傳承人倒是最貼切不過。在阿里古格古城遺址,人們發現了一塊贊頌早期刻石人扎西倫珠和次仁仲巴的石刻。  MbM中國藏族網通

8.jpgMbM中國藏族網通

   阿里古格記述石刻人的石刻(馮少華攝)MbM中國藏族網通

據說,這是迄今發現的唯一一塊記述刻石人的石刻。石刻漢語譯文如下:MbM中國藏族網通

向大悲觀音菩薩祈禱。贊頌一千個佛和大王甘丹次旺、大臣烏金和縣官堆巴,贊頌兄弟兩人,四大洲中最神圣的南贍部洲是由岡底斯和瑪旁雍措形成的,在向雪域傳教的地方,恒河的右邊,扎西倫珠和次仁仲巴,為了報答父母的恩情和消除前世、后世之罪孽,在堅固的石頭上刻了兩千嘛呢石,為了佛教的弘傳,貢獻了自己的一切。了不起!扎西(德勒)! MbM中國藏族網通

這段譯文是由西藏作家、西藏自治區文聯《西藏文藝》(藏文)編輯部次仁多吉翻譯的。這段文字的重要意義在于,石刻匠人對扎西倫珠和次仁仲巴這兩位刻石人行為的感懷贊嘆,雖然他們在石頭上并沒有留下自己的名字,但他們刻了兩千嘛呢石的刻石行為,感動了后來的刻石人。他們以同樣的刻石方式對刻石人扎西倫珠和次仁仲巴表達了由衷的尊敬和贊頌。古格古城遺址中現存的嘛呢石刻有五千余方,加上周邊各縣的石刻,數量非常龐大。據考古工作者推測,這里最早的石刻應為12世紀的作品,最晚的是17世紀,其中以13-14世紀前后的石刻造像最多。這塊贊頌和記述刻石人的石刻,據推測至少也在16世紀之前,是我們今天研究藏族石刻傳承人的珍貴資料。MbM中國藏族網通

石刻藝人們的刻石工具很簡單,即一把榔頭、幾根鏨子??痰膬热菀埠軉渭?,主要為:嘛呢石刻,六字真言;或將整部經書刻在薄薄的石板或石片上;或者刻畫神佛或歷史名人的造像。最多最普遍的,還是人人皆知的“六字真言”,擘窠大字,靜氣凝神。據佛經所言,雪域藏地,原來頗多妖孽為害,無量光佛為了利益眾生,化身為美妙如意的觀音降臨,開示大明心咒,救度眾生有情。六字真言在身、語、意三密之中為意密的一種,是佛、菩薩所說秘密語,真實而不虛妄,故謂之“真善”。它以咒語發聲的力量與宇宙萬物溝通,與眾生自我的虔誠內心溝通,便擁有巨大的威力。而以六字真言為內容的石刻,就是把聲音的象征轉化為圖形文字的象征,將其安放在循環的轉經道上。當口誦真言緩緩行走的朝圣者與此石刻相遇,音、畫、心在剎那間相互輝映,就會產生無以言表的心靈力量。每逢宗教節日轉經或轉山時,人們必定來到嘛呢堆前,在其上面或旁邊點燃艾蒿或柏枝,并虔誠地向其撒糌粑、小麥粒和第一道青稞酒或濃釅的茶水,邊撒邊祈禱,進行煨桑祭祀,以求眾生平安、吉祥圓滿!石經書也是石刻藝人??痰膬热葜?。據說有的石刻藝人少則一年刻五六部經文,多則能刻十來部,每部經文要刻30天左右,能用掉滿滿一拖拉機的石板(塊)。MbM中國藏族網通

在現代社會發展中,石刻的傳承方式已呈現出多樣性、復雜性的特征。除了傳統的師徒相承、家人沿習外,婚嫁傳輸、政府培訓等已成為新的傳承方式。多樣的傳承方式,使得石刻文化在新時期被重新建構。MbM中國藏族網通

2、格薩爾石刻傳承人MbM中國藏族網通

藏族先民生存在世界屋脊的雪域高原,他們以自己特有的思維方式思考著有情生命和宇宙萬物。他們敬畏自然,崇拜自然,他們相信萬物有靈,相信山有山神、水有水神,相信各種自然物皆有靈魂。在格薩爾石刻傳承人的眼中,堅硬恒久的石頭同樣具有靈性,他們通過自己的雙手把信仰和精神之力灌注于一個個石頭之中,賦予這些物質實體以樸素的情感和豐富的內涵,并對其膜拜、祈禱。他們希望感動神靈,得到護佑,不受傷害。他們通過自己手中的刻刀和巧思智慧,使格薩爾史詩的人物故事充滿了人間氣息和世俗生活的韻味,點燃了英雄們流動的生命和飛揚的情緒,并將自己對美好生活的向往和憧憬以及虔誠之心寄托在這些石刻中。MbM中國藏族網通

格薩爾石刻是以表現格薩爾史詩中的英雄、勇士形象為主要內容的,但其中卻滲透著濃郁的藏式佛像刻畫藝術特色,例如較為多見的格薩爾王騎馬征戰像——格薩爾石刻像的下方大多雕刻有藏傳佛教的吉祥三寶、白海螺等圖案。這在格薩爾史詩的傳播和發展過程中,起到了不可忽視的作用。藏族石刻本身就是一種宗教供奉物,雕刻者都是極為虔誠的宗教信徒,制作石刻品是為積善修功德或贖罪,故在長久以來繁多的石刻藝術精品面前,我們不知道是誰創作了它們。MbM中國藏族網通

當代格薩爾石刻藝術有著較為明顯且強烈的地域特征和個人風格。石刻作者有專業匠師、僧人,更有廣大的民間工匠和佛教信徒。在當代中國大陸地區,格薩爾石刻傳承人主要集中在四川省甘孜藏族自治州丹巴縣、色達縣和阿壩藏族羌族自治州等地。丹巴縣莫斯卡牧民定居點周圍,堆放有10處嘛呢石刻。據說這些嘛呢石刻,都是當地石刻藝人多年來日積月累刻成的。當地的一些石刻藝人,多為青年時期就學習石刻技藝,通常是一邊放牧,一邊學習石刻,牧閑時刻便刻制各種石刻造像。目前已經有一些本地的青年人專門跟隨這些石刻藝人學習石刻技藝。MbM中國藏族網通

筆者通過甘孜州《格薩爾》工作領導小組辦公室主任牛麥青云和色達縣文化局夏加提供的“甘孜州各縣各部門非物質文化遺產傳承人名錄”等資料得知,“格薩爾石刻傳承人”在全國僅有17位,這個不完全統計,包括國家級傳承人、省級傳承人、州級傳承人。截至目前,格薩爾石刻傳承人主要有洛讓、尼秋、覺熱、克早、扎洛、切邛、青麥多吉等人。筆者曾采訪到其中的幾位格薩爾石刻傳承人。MbM中國藏族網通

格薩爾石刻的國家級傳承人洛讓,男,1959年出生,初中文化程度,自幼喜畫,但直到18歲后才開始正式學習藏族繪畫。藏族傳統繪畫非常注重“業緣”,如果不懂佛像度量經的比例尺寸和各種繪制圖像的標準法則,以及顏料的配制、畫布制作、畫墨制作、著色、構圖等各種繪畫知識,隨意增刪或者臆造,不但不能獲得功果,反而會積累罪孽。所以,只有具備了與繪畫的緣分,足夠虔誠,接受灌頂,才能開始學習傳統繪畫的各種技藝。洛讓雖然啟蒙較晚,但勤奮好學,精益求精。在刻苦學習藏族傳統繪畫的過程中,他認為自己與格薩爾有某種神秘淵源,格薩爾彩繪石刻更能表達他內心世界的喜悅,滿足他的精神追求,并認為自己就是英雄格薩爾王選擇的命定傳承人。2008年12月,洛讓被確定為國家級“格薩爾彩繪石刻傳承人”。MbM中國藏族網通

尼秋,男,1964年出生于色達縣年龍鄉,小學文化程度。尼秋是“嘛呢石”石刻匠人,后來逐漸喜歡格薩爾石刻。尼秋天賦異稟,技藝超群,曾經刻過許多大型的石刻群,為人稱道的優秀代表作是泥朵鄉著名的格薩爾石刻群。2008年12月,尼秋被授予國家級“格薩爾彩繪石刻傳承人”的稱號。2008年12月,成為國家級“格薩爾彩繪石刻傳承人”的還有石刻匠人克早。出生于牧區的克早,據說從小與石有緣,愛石玩石??嗽缭缙谝彩且钥獭奥锬厥睘橹?,由于天資聰穎,石刻技藝出類拔萃,機緣巧合之下,他與格薩爾石刻結緣,并師從色達縣文化館著名石刻師傅班瑪交,向他學習格薩爾石刻技藝??嗽绲母袼_爾石刻,無論是花紋圖像、顏料選色,還是人物形象,無不神態逼真、清晰自然、立體可感、布局合理、重點突出。尤其是在石料選材方面獨具慧眼,隨手拈來,不僅刀法考究,技藝精湛,而且速度極快 。MbM中國藏族網通

格薩爾石刻傳承人青麥多吉,男,1974出生在四川省色達縣年龍鄉。青麥多吉是目前格薩爾石刻傳承人中較為年輕的。青麥多吉任四川朗格薩爾王藝術館館長,曾獲四川手工藝大師稱號和中國甘孜州第九屆康巴藝術節格薩爾彩繪石刻創意金獎。青麥多吉的出生地年龍鄉,是民間傳說中文殊觀音金剛手之一的圣妙吉祥之化身地和圣潔法王如意寶晉美彭措的出生福澤地,也是傳說中格薩爾王轉世之仁增尼瑪仁波切降生之地。青麥多吉從小就十分喜歡斑斕的色彩,極其喜愛在石頭上刻畫各種圖案,除去學校課堂學習以外的時間,他不像其他孩童一樣去嬉鬧玩耍,而是經常喜歡獨自在教室外的地上、操場上、石頭上勾畫不同的圖案,雖然那時年齡小,勾線描畫的圖案十分稚嫩,但卻生動形象,受人夸贊,因為喜歡、執著而樂此不疲,樂在其中。MbM中國藏族網通

少年青麥多吉已經不滿足于這些簡單的線描刻畫,他開始用心觀察琢磨每一個石刻上的線條和圖像,并仔細探究鑿刻的手法。22歲那年,年輕的青麥多吉有幸得到當地著名石刻人土登老喇嘛的系統傳承。色達藏區的山野間、小河邊的石頭上,都留下了不少青麥多吉所鑿的石刻圖像,他成為一個格薩爾石刻文化的熱愛者和守護者。隨著年齡的增長,青麥多吉的繪圖手法、石刻技藝與日增長,對格薩爾史詩文化的理解也更加深入,青麥多吉開始在北京、蘇州、上海等地游歷交流。經過數十年的探索和實踐,青麥多吉已經將傳統的石刻技藝和自己的鑿刻手法相互融合,通過石刻技藝的進一步提升,以及對格薩爾史詩的調查研究思考,他提出了對傳統格薩爾彩繪石刻可以進行文化創意修飾的大膽想法,這些創意主要體現在如何進行傳統與現代的色彩搭配以及彩繪顏料的選用和刀工刻畫等多個方面。MbM中國藏族網通

傳統石刻一般取用比較單薄的石頭,石塊相對較大且不規整,取色比較古樸單一,不注重絢麗鮮艷的色彩。青麥多吉在繼承傳統石刻技藝的基礎上大膽突破,將自己探究多年的鑿刻手法以及對格薩爾史詩文化意義的理解融入他的石刻創作中。在選料取石上,兼采規整和不規整的石料,也根據所刻的造像隨形取料,隨物賦形;色彩運用更為大膽,視覺效果更為舒適,看后令人記憶深刻;青麥多吉并不單一地復刻前人的圖像,而是在不改變主體圖的情況下,自己設色、著邊,讓圖像更為深刻突出。2014年,青麥多吉在成都市青羊區貝森北路1號開設了“格薩爾石刻展覽館”,2017年在寬窄巷子46號開設了“格薩爾藝術館”。2018年,青麥多吉與成都綠地集團共建“藏族格薩爾博物館”,該館將于2019年落成。目前,青麥多吉正在鑿刻一部格薩爾王心咒經文。MbM中國藏族網通

作為格薩爾石刻傳承人,青麥多吉曾受邀參加第五屆成都國際非物質文化遺產節并獲榮譽獎。在第九屆康巴藝術節上,青麥多吉設計創作的《金剛手菩薩》榮獲金獎,被旅游衛視、深圳衛視、成都電視臺等多家新聞媒體相繼采訪報道。甘孜州文化部門將青麥多吉的格薩爾石刻列為甘孜藏族自治州國家級非物質文化遺產代表性項目,給“格薩爾藝術館”授牌“藏族格薩爾彩繪石刻生產性保護示范基地”,并展開了格薩爾彩繪石刻的國內外巡回展覽。青麥多吉的格薩爾石刻,在北京、香港、澳門、海南、成都以及新加坡、馬來西亞、泰國等地均得到很好的反響。2018年,青麥多吉的格薩爾石刻作品被邀請在四川省美術館進行了為期15天的展示。MbM中國藏族網通

目前,青麥多吉已經開始免費授徒,參與學習者已近百人。為了讓學習者無后顧之憂,青麥多吉用自己并不富裕的財力幫助他們,指導他們學習石刻技藝。他希望后繼乏人的格薩爾石刻技藝能夠繼續傳承下去,希望有更多精湛的格薩爾石刻作品面世。為此,青麥多吉相繼在中國人民大學、中央民族大學、延安管理干部學院、成都社會主義學院、四川大學、上海理工大學等高校進修學習,以開闊自己的眼界,提升自己的文化修養和審美境界。青麥多吉的努力,推動了格薩爾彩繪石刻文化的傳承與創新,用他自己的話說,“我已將格薩爾文化的傳承作為自己的終身事業”。青麥多吉的彩繪石刻作品被四川博物院、海南文昌博物館、色達格薩爾博物館等國內多家博物館收藏。MbM中國藏族網通

在石渠縣松格嘛呢草原的一塊空地上,有一位49歲的石刻藝人沖花正拿著雕刻工具在一塊石板上雕刻“六字真言”。在許多老藝人的眼中,雕刻嘛呢石是個修行的過程,與念經、轉經一樣,并不全是為了賺錢。從古至今,這里的石刻工藝都是源于松格嘛呢石經城的朝拜需要。據了解,阿日扎鄉目前從事石刻手工藝的應該有兩百多人,年老的上至七八十歲,年輕的十一二歲左右。在這里,對傳統的石刻文化的保護并沒有斷代。石刻藝人沖花身邊的工具盒里有20多種大小不一的工具,旁邊還擺著各種等待出售的嘛呢石。沖花從小便跟著老藝人學習雕刻,他說自己從不后悔選擇干這行,雕刻嘛呢石最主要的還是為了信仰,不僅是為自己祈福,也為眾生祈福。松格嘛呢石經城四周的牧民定居點,最初就是來石經城朝拜的信徒聚居而慢慢形成的,隨后逐年增加的嘛呢石雕刻藝人也在此定居。因為有了石經城,才有了周圍的人氣,這應該源于藏民心中樸素而虔誠的精神信仰。MbM中國藏族網通

每年夏季的6-8月,是松格嘛呢草原最美的季節,也是外來游客最多的時候。沖花手中雕刻的嘛呢石便是兩位前來朝拜的北京游客訂制的。雕刻好石經后,需要再上色才算完成??讨埔粔K嘛呢石經大概需要三四個小時。大部分顧客會把買下的嘛呢石堆放在石經城,也有帶回家珍藏的。前往松格嘛呢石經城朝拜的本地民眾和外來游客越來越多,對嘛呢石的需求也越來越大,也帶動了該地許多年輕人學習雕刻嘛呢石經的熱情。沖花17歲的兒子更登已從事石刻三四年了,并打算“子承父業”。曾幾何時,“嘛呢石”還是狩獵的工具、防御的工事、神靈及凡人的路標,如今已經演變成為驅穢辟邪、能給人畜帶來平安吉祥的文化象征之物了。MbM中國藏族網通

格薩爾石刻傳承人,雖然人數不多,經濟收入微薄,但他們依然懷著對本民族母語文化的無限敬畏之心,自覺傳承著格薩爾史詩文化。他們是護法神格薩爾王的信仰者,作為英雄后裔、草原之子,他們又是戰神格薩爾王英雄主義的精神追隨者。同時,他們也是傳承民族優秀傳統文化的石刻造型藝術家。石刻藝人大多生活在偏遠的縣、鄉、村和底層民間?;蛟S,正是因為沒有城市的喧囂與熱鬧,他們安靜地執著于自己熱愛的石刻藝術,用最自然原始的手工鑿刻創作,追逐漸行漸遠的古老文化,為格薩爾英雄史詩的傳承留下了極為珍貴的文化藝術資源。MbM中國藏族網通

格薩爾石刻,從無到有,從粗放簡單的線條刻畫到精雕細磨的典雅之作,從單一到豐富,從碎片到整體,已然取得了從保護到傳承的質的飛躍。這是通過一代又一代的石刻傳承人的不懈努力實現的,他們用石頭、用刻刀、用色彩、用真誠的信仰刻下對英雄不渝的追求和熱愛。他們馳騁想象,賦予沉默的石頭以靈性,將已回歸天界的降妖伏魔的天神、戰神格薩爾王又請回了繁華而荒蕪的人間,請回到現世當代。他們用瑰麗多姿的格薩爾石刻告誡人們,無論時代如何發展,科技如何進步,也不要忘記,一個民族優秀的非物質文化遺產所蘊含的崇高精神是需要傳承和發展的。MbM中國藏族網通

多少年來,勤勞善良的藏族石刻人雕刻嘛呢石、經文石、佛像、格薩爾英雄群像的心愿和行為從來就沒有間斷過。他們以虔誠之心和質樸誠摯的勞動,千錘萬鑿,不停地在石頭上雕刻著。他們相信,只要持之以恒地把日夜默念的六字真言刻寫在石頭上,石頭上的經文、佛語、佛像就會有一種超自然的靈性,就能消除他們一生的罪孽,給他們帶來吉祥安樂。與物質生活的貧富相比,石刻藝人更注重追求自己精神世界的富足和安寧。在傳統意義上,藝人對于造像的姿態、量度、手印、標識等方面幾乎是十分嚴格地遵循著,千百年來,哪怕是細小的背景紋樣和某些服飾上的些微變化,藝人們都小心翼翼,這一點尤其體現在唐卡、金銅造像、寺院壁畫、塑像上。相對來說,屬于民間藝術的石刻創作,其自由度、創造性要大得多,信徒們可以按照自己的想象來表現他們心中的神佛。有些目不識丁的“多卡”(rdo-rko)們,也許他們并沒有按照嚴格精準的經典造像模式進行雕刻,實際上有時候,究竟刻的是什么教派的佛或哪一路神,他們或許并不特別清楚。他們在意的是,多刻一塊嘛呢石,便多一份神圣、期許和吉祥。與其說嘛呢石上雕刻的是朝圣者敬仰的佛或神靈的圖紋,毋寧說是石刻人祈求吉祥的美好心靈的刻畫和表現。一塊塊平凡而堅硬的石頭,在“多卡”“朵郭”石刻藝人們的手下被賦予了真情、善意和美好,因而煥發出質樸的生命光彩。MbM中國藏族網通

結語MbM中國藏族網通

隨著全球化時代的到來,在傳統與現代的碰撞交匯中,格薩爾石刻藝術傳承面臨困境。格薩爾石刻傳承人需要思考民族傳統藝術與民族現代藝術如何共存于同一時代和同一審美場域并相輔相成。在格薩爾石刻技藝的專業培訓與藝術提升中,如何創作出更多的具有民族傳統文化的現代藝術精品。令人擔憂的是,隨著藏區城市化、現代化的不斷推進,格薩爾石刻傳承人卻面臨后繼乏人以及凋零與斷代的狀況。格薩爾石刻的優秀藝人、傳承人越來越少,特別是具有專業水平的國家級格薩爾石刻傳承人。以雕刻格薩爾石刻的藝人為例,早在20世紀90 年代,丹巴莫斯卡金龍寺需要修補、鑿刻格薩爾石刻,而本村的十多個刻石匠人只會刻嘛呢石、刻經文類,沒人會格薩爾石刻,據說還是請了鄰近道孚縣的石匠藝人來雕刻的。MbM中國藏族網通

民族文化審美場域對于民族藝術活動主體來說太熟悉了,所以,有時會只有審美自娛性,而缺少藝術的心理距離之美。民族現代藝術則需要在互動文化審美場域中,將不同民族的燦爛文化和不同民族的藝術文化視角交織在一起,相互看視,共同審視藝術客體所進行的藝術活動,這是一種能夠產生心理距離之美的跨民族文化的藝術認知活動。藝術是文化的表征,任何藝術總會借助自己獨有的形式來昭示文化的靈魂。格薩爾石刻藝術以最為直觀的形、型、色等表現形式和視覺沖力,將英雄格薩爾王的故事展現在世人面前,對不同的人物賦予不同的性格特征,傳神寫心,強調善惡、美丑的強烈對比,既有很強的藝術感染力,又有著極大的社會教化作用,這本就是藏文化豐富內涵的一體多面。在審美上,格薩爾石刻融神秘、自然、典雅于一體,突破了一些宗教石刻固有的舊程式,而有了創造性的發展,神像人化,人神合一,極富中國特色。格薩爾石刻正是通過融古老與創新于一體的造像藝術表達了民族文化心理,實現了傳統與現代的熔鑄,滿足了審美接受者、民眾信仰者對古老史詩與藏族文化的崇敬與期待,從而開拓了格薩爾史詩的審美視域。MbM中國藏族網通

歲月無情,唯石能言。格薩爾石刻作為格薩爾史詩文化的重要物質載體和傳承類型,并不僅僅停留在對某個人物形象的造型以及符號、色彩的展示和說明上。筆者以為,格薩爾石刻蘊涵了格薩爾史詩藝人說唱以及格薩爾文本、音樂、唐卡、歌舞、藏戲等其他傳承形式所無法承載的民族文化心理信息。格薩爾石刻的藝術魅力仍在于其歷史性、民間性和民族性。格薩爾石刻不僅是藏民族社會教化、文化心理和藝術創新的一種表征方式,還在于通過對石刻表征意義的探究,挖掘藏文化系統和史詩文化系統建構當中所浸潤的民族文化元敘事和元語言思維。MbM中國藏族網通

原文發表于《西南民族大學學報》2018年第10期MbM中國藏族網通

參考文獻及注釋請參看原文MbM中國藏族網通

編輯:仁增才郎
相關稿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