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喀巴大師生平事跡略考

2020-09-01 15:51:56  《中國藏學》2015年第4期   尕藏加

[內容摘要]:本文從求學生涯、著書立說、建寺立宗和培養弟子四個方面,對宗喀巴大師的生平事跡做了較全面系統的考證和論述。認為宗喀巴大師自青少年起,廣拜高僧良師,博通佛教顯密義理;之后他著書立說和講經傳法,構建顯密相融之佛學體系,確立中觀應成派之思想權威;最后宗喀巴大師以噶當派教義為立宗之本,中觀應成派為本宗之思想觀見,并綜合藏傳佛教各派學說之長,親自修行實踐為證驗,建立了新的宗派,即格魯派,成為藏傳佛教諸多宗派中的后起之秀;與此同時,宗喀巴大師培養嗣法弟子,這些弟子后來在整個藏區建造大型顯密宗寺院,建立法脈一統而多途傳承的祖寺群,為推動格魯派蓬勃發展起到了重要作用。79E中國藏族網通

[關鍵詞]:宗喀巴;生平;成就;影響79E中國藏族網通

宗喀巴大師,是藏傳佛教史上卓有成就的著名高僧;同時,又是藏傳佛教格魯派的創立者。他自青少年起,廣拜高僧良師,博通佛教顯密義理;后又著書立說和講經傳法,構建顯密相融之佛學體系,確立中觀應成派之思想權威??梢哉f,宗喀巴大師的一生是追求佛教事業、實現宗教理想的人生。79E中國藏族網通

一、求學生涯79E中國藏族網通

宗喀巴,為尊號,名洛桑札巴,全稱宗喀巴·洛桑札巴(1357-1419),安多宗喀地方(今青海湟水流域)人,出身于藏族信佛世家,父親名魯本格,母親叫香薩阿卻,他們共有6個孩子,宗喀巴排行第四。當宗喀巴年滿3歲時,正值噶瑪噶舉派黑帽系第四世噶瑪巴活佛·若貝多杰(1340-1383)赴北京途經宗喀地方,他隨父母拜見噶瑪巴活佛,噶瑪巴授予宗喀巴近事戒,賜名貢噶寧布,并預言他將來會成為佛教主持者,配得上釋迦牟尼的好徒弟。同年,宗喀巴被夏瓊寺(位于今青海東部黃河北岸)高僧頓珠仁欽收為門徒,傳授佛教禮拜儀軌,包括誦讀文殊菩薩五字真言,賜予密宗名號,頓悅多杰。79E中國藏族網通

宗喀巴年滿7歲時在夏瓊寺正式出家為僧,在頓珠仁欽座前受沙彌戒,取法名為洛桑札巴,接受寺院正規教育。頓珠仁欽給宗喀巴開列的教程書目中,首選彌勒的《慈氏五部》,其后依次為法稱的《釋量論》、龍樹的《中觀論》等,并強調學習《中觀》的重要性在于以避免或有或無的極端思想的產生。當宗喀巴具備一定的佛教理論基礎之后,開始修學顯宗與密宗的實踐。與此同時,頓珠仁欽教導宗喀巴,崇拜金剛手菩薩,以免受各種災難;常背誦文殊五字真言,以增長才智;修持無量壽佛儀式,以延長壽命;修持帝釋天儀式,以成就財富事業;修持六臂瑪哈嘎拉儀軌,以消除天災人禍等因素。由于頓珠仁欽是當地著名的噶當派高僧,還曾去西藏求法深造過,宗喀巴在他的教導下,學習進步很快。宗喀巴在夏瓊寺經過10年勤奮學習,在佛教顯密宗方面已打下堅實的基礎。16歲那年(1372年),他遵照頓珠仁欽上師的重托,前往西藏求學深造。宗喀巴在去西藏的途中,因時常懷念自己的恩師而哭泣,甚至不時產生中途返回看望尊師的念頭,但他每次以背誦文殊祈禱詞“不回頭,不退步”來堅定信念。如此他才最終打消了半途而廢的念頭。1373年,宗喀巴到達西藏腹地,首先他到智貢寺,在噶舉派喇嘛智貢仁布切座前學習。然后,他到貢塘學醫,由那里去往第瓦堅寺,這是一座噶當派寺院,也是頓珠仁欽上師曾在西藏研讀佛學的寺院,宗喀巴在此求學有其特殊意義。他在該寺專門研習《現觀莊嚴論》為主的《慈氏五部》;兩年之后(1375),宗喀巴赴后藏薩迦寺,拜薩迦派高僧仁達瓦·宣努羅哲(1349-1412)為師,系統學習《俱舍論》和月稱的《入中論》。仁達瓦是一位在佛教顯宗領域頗有成就的著名學問僧,尤其對中觀學研究造詣很深,在佛學思想上持中觀應成派觀見,對宗喀巴的學術成長產生深遠影響,成為他一生中最重要的老師之一。79E中國藏族網通

1378年,宗喀巴收到母親的一封附有幾根白發的信,長期埋藏在心靈深處的對于母親的思念,便油然而生,他再次產生回去探望母親的念頭。同時,他又感到這樣做,則意味著要離開擺在他面前的更重要的任務,在佛教學業上不免半途而廢。所以,他再次狠下心發誓永遠留在西藏,只好給母親寄去一張自畫的個人像。據民間傳說,母親收到兒子的自畫像后,畫像竟然喊出一聲“媽媽”,她也因這個奇跡而得到莫大的安慰,不久安然去世。79E中國藏族網通

宗喀巴自22歲(1378)開始奔波于薩迦、貢塘、桑浦等佛學研修中心,參與各種辯論活動,以提高自己的思辨能力;25歲時已精通《慈氏五論》《俱舍論》《釋量論》《入中論》和《律學》五部大論及十明學,在各大名寺立宗答辯,展現了非同一般的才華,產生了一定的個人影響;27歲時(1383)在雅隆南杰寺,從慈臣仁欽座前受比丘戒,成為一名合格的佛教出家僧人。之后,宗喀巴開始為別人講經說法,據說到1390年左右,他已經能講解17部佛教經論,包括大乘顯宗各派的代表性經論,其聲望與日俱增。土觀·洛桑卻吉尼瑪說:79E中國藏族網通

大師從17歲到36歲間廣求多聞,36歲時因本尊激勵,舍棄一切,觀修上師與本尊無有分別而為祈禱,修積甚多福德資糧行持四年,便了達一切經論皆是教授。從30歲至43歲間,不是僅取圣道一面,而是勵力顯密全部修持授,不是如那些證得內外共有功德的一分便生起一分貢高我慢,而是如經教中所說獲得真實證德。[1]79E中國藏族網通

宗喀巴從17歲至36歲之間,在西藏廣拜藏傳佛教各派高僧名師,勤奮學習,嫻熟佛教顯密教理;同時,潛心修學密宗實踐和宗教儀軌,系統研習薩迦派的“道果法”、噶舉派的“大手印法”等各派密法,還專門研習噶當派的教法及阿底峽的《菩提道燈論》,最后博通各派教義和實踐修行,遂建構自己的佛學思想體系。79E中國藏族網通

二、著書立說79E中國藏族網通

宗喀巴自30歲(1388)始著書立說,相繼撰寫《善說金鬘》(1389年成書)、《菩提道次第廣論》(1402年成書)、《密宗道次第廣論》(1406年成書)和《中觀廣釋》(1408年成書)等傳世之作。構建顯密相融之佛學體系,確立中觀應成派之思想權威。特別是《菩提道次第廣論》和《密宗道次第廣論》兩部巨著代表著宗喀巴大師的佛學思想體系。后來問世的《宗喀巴全集》,共19函(帙),140余部(篇),已有拉薩、哲蚌寺、扎什倫布寺、塔爾寺和德格等不同木刻版本流通。其中:佛教顯宗論著以《菩提道次第廣論》《菩提道次第略論》、《中論廣釋》《入中論釋·密意勝明》、《辨了義不了義論·善說心要》、《現觀莊嚴論廣釋·善說金鬘》、《〈根本中論〉釋·正理大?!?、《菩薩戒品釋》、《律經本論筆記》等為代表;佛教密宗論著以《密宗道次第廣論》《密續之王密集教授五次第明炬論》、《一切續部之王吉祥密集本續廣釋品義攝論》、《密集根本釋明燈》等為代表。79E中國藏族網通

1、《菩提道次第廣論》79E中國藏族網通

藏歷第七繞迥水馬年(1402),宗喀巴大師在噶當派祖寺熱振寺撰寫完成了《菩提道次第廣論》,此乃宗喀巴大師諸多論著中最重要的一部經典著作,也是宗喀巴大師的代表性著作,對以后藏傳佛教的教理儀軌產生了深遠影響。當時宗喀巴大師為何選擇熱振寺作為撰述這部巨著的地點。史書記載:79E中國藏族網通

大師在熱振寺上部的阿底峽大像前祈禱多日,從釋迦佛到堪欽·南喀堅贊間的傳承諸上師現身,尤以阿底峽、仲敦巴、博多瓦、夏熱瓦等現身,親見此景達一月之久,廣傳無邊教授及教敕,最后博多瓦等三師融入阿底峽一師,阿底峽手摩大師之頂說道:“你可以廣作佛事,修大菩提,饒益有情眾生,我將助你?!毖援吋措[。啟白道次第傳承的開勝道門,就此所造。呈現如此瑞相,機緣和合,遂造三士道次第廣論。[2]79E中國藏族網通

宗喀巴很重視佛法的傳承性,如釋迦牟尼佛所說法,皆包含于《般若經》,彌勒菩薩所著《現觀莊嚴論》為《般若經》釋論,龍樹菩薩所著《中論》亦屬《般若經》釋論范疇,阿底峽依《現觀莊嚴論》造《菩提道燈論》;宗喀巴曾在洛扎堪欽·南喀堅贊處學習噶當派教授傳承系的《菩提道次第引導法》,同時,還專門研習噶當派其他師承的菩提道次第,有了如此相沿不絕的師承關系和法脈傳承之后,宗喀巴遵循阿底峽的《菩提道燈論》的基本原理,撰寫了《菩提道次第廣論》。法尊說:宗喀巴大師在得文殊菩薩加持而生起真正的中觀見以后,經多人勸請,根據《菩提道燈論》和阿底峽尊者的三傳弟子夏熱瓦的略注,再加以發揮和補充,遂成為我們現在所見的這部偉大著作《菩提道次第廣論》。[3]土觀·洛桑卻吉尼瑪曾作過詳細考證:79E中國藏族網通

《正教次第廣論》是解釋《菩提道燈論》要義的無與倫比的論著,宗喀巴大師曾讀此書時,亦大加贊許。宗喀巴所造《菩提道次第廣論》中的見解,大部分和此書是一致的。[4]79E中國藏族網通

以上引文中提出的《正教次第廣論》一書,是俄·羅丹喜饒的弟子卓隆巴·羅哲炯奈撰寫的關于佛教道次第的一部名著,既是對阿底峽的《菩提道燈論》所作的注疏,又是對宗喀巴撰寫《菩提道次第廣論》產生重要影響的經論。由此可見,宗喀巴的《菩提道次第廣論》是一部集大成的巨著。史書記載:79E中國藏族網通

噶當派雖有多種《道次第》,與之相較則大師的《道次第》尤為殊勝。此如克珠杰大師說:“關于吉祥阿底峽尊者的《道次第》教授方面,教典派與教授派諸大善知識所作的大大小小教授著作為數不少,即大菩薩博多瓦、京俄瓦、卻喀巴等前后的講述亦是很多,大善知識康巴隆巴的后學大格西卓隆巴亦造有廣略《正教次第論》。此諸論典,皆是如來所喜的道次,符合大經論之旨趣,并以諸圣哲傳授而為莊嚴,是引生智者歡喜之稀有津梁;但宗喀巴大師所造的《菩提道次第》廣略二大圣典乃是普攝一切經論的密意和疏解,作為一補特伽羅成佛之助緣,道體圓滿,數量決定,次序井然。其觀修的次第,于現在相續心中即可得到證驗。此道的總綱和各支分,過去藏土,從未有人道及。對此不共殊勝無上之理趣,若以無謬正智,善為觀察,則必能生起定解?!比缡窃圃?。當時世間神道如念青唐拉山神,肖拉居布山神等諸善品神類亦來為之相助,或親現身作牧人之狀來獻乳酪等食。并懇求為之祈禱:“契合妙道作順緣,除人非人諸違緣,如來所贊清凈道,一切生中不離舍?!庇治氖馄兴_曾問云:“我傳的道之三要的教授,不包含一切耶?”大師回答說:“是以此為主,還加上阿底峽教授作為莊嚴,而廣開之?!痹浟鱾饔羞@樣的稀有軼聞。[5]79E中國藏族網通

說明宗喀巴的《菩提道次第廣論》在藏傳佛教領域乃至整個佛教界是一部史無前例的經典巨著,不僅涵蓋佛教三藏十二部,而且梳理并闡明了自文殊、彌勒經龍樹、無著傳下的深觀與廣行二門教法的要旨。對此,呂澂說:“阿底峽后,印度佛學日益衰微,不二百年而至滅跡,于是顯密融冶之大乘學獨繁榮于西藏。又后二百年而宗喀巴興,祖述阿底峽之學益光大之,則又資取西藏傳譯諸籍,料簡決擇以實其說,取所著書菩提道次第觀之,概可見也?!盵6]79E中國藏族網通

宗喀巴在《菩提道次第廣論》中積極倡導修學佛法遵循次第,從依止善知識及思維暇滿人生之入道前行開始,至念死無常、思惡趣苦、思維業果等基本人天乘(下士道),再經小乘之四諦(中士道),依次第直達大乘菩提心與止觀(上士道)。也就是說,宗喀巴為廣大佛教徒指出了從初入道依止善知識起直至最終成佛有關整個菩提道的正知正見,即出離心、菩提心以及清凈正見三要。事實上,此三要是指下士道、中士道和上士道。79E中國藏族網通

其中“下士道”是指脫離三惡趣,生人天善趣的法門。法尊說:我們世間一般人,每天所想所為,不外乎“現世”,換句話,即眼前的快樂,“后世如何”這問題,從來就沒有想到過。然而一個人如果不顧及后世的長遠利益,就必然地連脫離惡趣、得生善趣的能力也會沒有,更談不上真正的佛法。因此,要用種種的道理改造常人的心理,使能發起犧牲眼前快樂、注重未來長遠利益的棄惡因、播善種的意樂和行為,就是說,先把學者造成一個很有把握地離惡趣而生善趣的人,作為堪修佛法的基礎,這是很重要的。這就是下士道的作用。[7]79E中國藏族網通

“中士道”是指解脫三有輪回,斷煩惱證涅槃的法門。法尊說:僅僅這樣一個能修世間善法的下士,還是談不到真正的佛法,真正的佛法是要厭離整個三界生死而求出世的個人解脫,和基于個人解脫而解脫他人的聲聞乘法和菩薩乘法,因此,就必須在下士道的基礎上進一步說明整個生死輪回的可厭,例如說,三界最高處所的“非想非非想處”,也不過八萬大劫的享受,而這享受的本身且是“行苦”,何況劫滿還有墮落的危險呢!用這樣地道理使下士學者能夠透過三界整個生死輪回,對之作通盤的考察和厭離。這就是能夠引發“出離心”而徹底解決生死問題的中士道。[8]79E中國藏族網通

“上士道”是指發菩提心,修菩薩行,證大菩提果的法門。法尊說:中士道的學者已有自己解脫的能力,唯能自己解脫者才能解脫他人,沒有中士道的能力作基礎的人是不可能作利他的事情的。把一個學者由中士道引入上士道的理由是必須告訴中士:自己之所以要出離三界,完全是因為自己已經確認在整個生死里,沒有哪一個地方是真正“安身立命”之處,哪怕小到像針尖大的地方也是找不到的;推己及人,三界一切眾生也完全同自己一樣,如果不出離生死,隨時隨地就只有痛苦,絕無快樂。由這點出發,想使一切眾生也同自己一樣地得到解脫,于是就去謀求能夠利益眾生的方法。又深知只有佛陀才能徹底利益眾生,于是就去謀求能夠成佛的方法。這樣,“為利眾生愿成佛”的“菩提心”就有可能發起,有了菩提心,就有資格修大乘菩薩行了。這便是上士道的情形。[9]79E中國藏族網通

宗喀巴在《菩提道次第廣論》中對各個科目內容,以廣而細之方式遞進闡釋,貫通內外,透明實相。首先依據正理建立其立論,然后廣泛引用經典來印證和說明;對疑惑之處,用易于理解的比喻來解釋,并糾正各種錯誤觀見;尤其引用噶當派祖師的語錄彰顯其義理,最后歸納其要義。對于宗喀巴的《菩提道次第廣論》的建構體系,呂澂曾作過另一番學術考究,他認為:菩提道次第,為宗喀巴最要之作。立論總依慈氏現觀莊嚴論,別依阿底峽菩提道燈論,故其次第大同燈論。特燈論偏詳于大,次第則通凡小,以為下士中士之學,亦大士行所應共;易辭以言,未有大乘諸行而不概括凡小也。故以三歸十善為共下士所學,四諦解脫為共中士所學,至于發無上心廣行六度,乃為上士不共之行。此與燈論取舍略異,蓋即本于現觀莊嚴論之說?,F觀莊嚴論以三一切智智為般若,而分為八義,以概全般若經。其三智者,一切智共聲聞智、智智共菩薩智、一切種智不共如來智。此中菩薩道智者,如大般若經云:菩薩于聲聞道、獨覺道、佛道、一切道當生,當知。以是菩薩道實概括三乘,宗喀巴次第所說則出于此也。[10]79E中國藏族網通

實際上,《菩提道次第廣論》包含教理思想與實踐方法,引導眾生如何依止善知識,生起出離心、菩提心等佛子行,直至成佛;強調認知佛法的基礎:應知苦諦,應斷苦因之集;應知清凈道為得解脫之路;應知法身一切相、應知法身一切智之作用。也就是說,先思唯苦,由粗重而細微,乃生起出離心,依中士道戒定慧三學修習;繼修菩提心,以自他換,得證空性正見。正如呂澂所講:菩提道次第論菩薩道,先以發心,繼以六度四攝,次第與燈論仿佛而不盡同。燈論以三學分,而次第為六度攝,既融戒定于六度中,遂與燈論視戒定為發生神通利他之因,?;垭p修為利他之果者,其義不無微異。至于通論六度四攝后,復別明修習止觀,詳示規范,發燈論未盡之旨。[11]而修習止觀是道次第中層次最高的階段,可謂“上士道”。對此,法尊說:依于出離心而發菩提心的上士,主要地要靠什么工具和應該怎樣才能斷煩惱而利益眾生呢?這就是,只有在圣教中求得不共的“中觀正見”!因為只有正見這個東西,才能斬斷煩惱,才能使自己無我,純潔而正確地利益眾生,所以本論接著用很大的篇幅來特別抉擇正見,這就是《止觀章》。[12]說明“止觀”在《菩提道次第廣論》中占有重要性?!爸埂币鉃榧澎o,是指一切深層修行佛法者需要達到的三摩地境界;“觀”指慧觀或勝觀,是一種親證“空性”的智慧正見。就道次第修行而言,做到“止觀雙運”,等于達到相當高的水準或境界。79E中國藏族網通

總之,《菩提道次第廣論》是一部佛法中極為深奧的經典論著,又是佛陀所有教誨的精髓,不僅持有實修性質的傳承,而且具備最完整的修行方法和過程,從初學入門到最終成就佛果;同時,它不只是教導修行方法,而是智慧與方法的交相輝映,理論與實踐的圓滿結合,向廣大僧俗信眾開辟了一條循序漸進的學佛路徑;先用佛教顯宗教理論述,后用佛教密宗體悟歸結,從而構建了從凡夫到成佛的修道次第。79E中國藏族網通

2、《密宗道次第廣論》79E中國藏族網通

藏歷第七繞迥火狗年(1406),宗喀巴大師在西藏“沃德貢杰”的拉雪強巴林寺撰寫了《密宗道次第廣論》,這是繼《菩提道次第廣論》之后推出的一部專門論述密宗義理和實踐的巨著,也是宗喀巴大師繼承阿底峽尊者的《菩提道燈論》為代表的佛學思想和修學次第而創作的重要論著之一。當時促成宗喀巴大師撰寫這部論著的因緣與合和大致情形,在藏文史籍中有專門描述:79E中國藏族網通

造密宗大論的情形。師住迦索浦時,親見圣龍樹、提婆、佛護、龍菩提、月稱、無著弟兄、陳那、法稱、德光、釋迦光、自在天慧、嚴住持、蓮華戒、無畏生等諸大班智達,因陀羅菩提王,大婆羅門薩羅訶,阿阇梨盧伊巴、直布巴、黑行者等諸大成就大德現身,師意定中所現,無足重視,請問于文殊。文殊回答:“此定中所現非是平常,應殷勤啟白,依諸大師的這些典籍,成廣大利益一切自他的緣起”。此后住在沃德貢杰的拉雪強巴林寺,承蒙文殊指示說:“可造龍菩提論師的《建立次第》疏解,有大利益”。遂立即造之。在疏論中曾說:“總于《五次第》的要義,別于第三次第《幻身》的修法等方面的問題已在《吉祥密集根本解釋續》和圣五父子疏釋所講不共義的粗分之理中得到徹底圓滿的解決,但至今已有十余年,未能宣說,現在亦只略說其少分?!碑斪≡趶姲土炙聲r,由于郊喬白桑譯師的勸請,尤其是吉祥帕莫主巴的攝政,京俄·索南桑布的勸請,乃造能顯明四續部圓滿道體的大著《金剛持道次第論》,大師自云:“往昔住迦索浦時依諸成就大德和無畏生著述,唯說愿能成就大利。但以著作之時太急,未能長久禱白,僅此沒有其它特殊理由”。[13]79E中國藏族網通

宗喀巴大師撰寫《密宗道次第廣論》的宗旨和目的,作者本人在該經論的第一章中作了表白:“若有殊勝大乘種性,為善知識之所攝受,于諸共道已善修持,由大悲心最極發動,急欲救度漂流生成諸有思者;則當趣入甚深捷徑金剛大乘,速疾施與一切有情唯一依處佛世尊果。故此當說大金剛持道之次第?!盵14]由此可知,《密宗道次第廣論》是宗喀巴大師專門為那些在佛法上已取得一定成就,但還可繼續提高的高僧大德而創作的一部高層次的經論。其對象必須具備三項最基本的條件:一、有殊勝大乘種性,二、為善知識之所攝,三、于諸共道已善修持。故稱“大持金剛道次第”,或稱“大金剛持道次第開顯一切密要論”。[15]所謂“金剛乘”,即“密宗”,以實踐修煉為主的佛法;而“道”乃指趣證佛果所必須經歷的修學途徑;“次第”意為修學佛法必須經過不同階段,如自下而上,由淺入深,循序漸進。簡言之,《密宗道次第廣論》非人人可修持。79E中國藏族網通

至于《密宗道次第廣論》的要義,土觀·洛桑卻吉尼瑪說:“能顯明四續部圓滿道體的大作《金剛持道次第論》?!盵16]可見宗喀巴大師在大作中主要論述了密宗四續(事續、行續、瑜伽續和無上瑜伽續)。對此,呂澂說:79E中國藏族網通

其說密乘,大體同于燈論,以為六度止觀因為顯乘修行階次,但自顯密一貫之義言之,則又屬顯密相共之道。由此基礎,乃應決定入于密乘,而疾速圓滿二種資糧。其初仍須施供阿阇梨得其欣悅,授之灌頂,而后獲有學法堪任等。此均從阿底峽之說也。至于修學次第,判為五品:初第一品清凈菩提心,與顯相共。次第二品,四類灌頂,則悉通于四部密典。次第三品,守護律儀及三昧耶。律儀為菩薩共戒,如菩薩地及集菩薩學處論所說,十八重四十六輕等。其三昧耶為不共戒,依各種咒典有多異說。次后成熟根器則有第四品生起次第,悉地解脫則有第五品圓滿次第,要以無上瑜伽時輪密集諸法為歸。[17]79E中國藏族網通

以上引文是呂澂對《密宗道次第廣論》的內容結構進行研究后所得出的論斷,認為該經論主要繼承了阿底峽的《菩提道燈論》為代表的佛學思想和修學方法。但同時呂澂又指出:“至于密乘,阿底峽無上瑜伽極于勝樂,宗喀巴則推尊時輪;又阿底峽分析密典為七類,宗喀巴則約為四部;是皆從后來之說(如布頓等說)而大有改易矣?!盵18]說明宗喀巴大師的《密宗道次第廣論》在阿底峽尊者的學說基礎上有所開拓和發展。因此,宗喀巴大師的佛教顯密學說有別于阿底峽尊者,具有自己獨特的內涵思想和佛學觀點??梢哉f,宗喀巴大師的《密宗道次第廣論》不完全遵從于阿底峽尊者的佛學觀見,則具有自己的學說體系或獨到見解。79E中國藏族網通

總之,《密宗道次第廣論》是一部以密宗四續為通往悉地解脫次第的融理論與實踐為一體的藏傳佛教密宗經典著作。它不僅對密宗四續的修習次第、儀軌、方法、法器使用等方面作了詳細論述,而且清理了密宗的歷史淵源、派別傳承;同時,介紹了密宗領域的諸多本尊神佛和菩薩。在藏傳密宗同類經論中具有歷史性、系統性和全面性等特質,是藏傳佛教密宗領域最權威的寶典。79E中國藏族網通

三、建寺立宗79E中國藏族網通

第七繞迥土牛年,即明永樂七年(1409),宗喀巴大師得到西藏地方帕主第悉政權闡化王·札巴堅贊(1374-1440)的支持和資助,在拉薩大昭寺首次成功舉辦了聲勢浩大的祈愿大法會,藏語稱“摩蘭欽莫”,法會自正月初一至十五日,當時參加的僧侶達萬人,觀光朝禮俗人達幾萬人。祈愿大法會的成功舉辦,使宗喀巴在廣大僧俗信徒中贏得巨大聲譽,隨之他的宗教威望和社會地位迅速提升。79E中國藏族網通

是年,宗喀巴大師又得到帕主第悉政權屬下的貴族仁青貝和仁青隆布父子的大力贊助,在拉薩以東偏北的卓日沃齊山腰創建甘丹尊勝洲道場(今西藏自治區拉薩市達孜縣境內),簡稱“甘丹寺”。之后,宗喀巴以甘丹寺為基地,整頓藏傳佛教秩序,改革藏傳佛教弊端,尤其倡導出家僧人嚴守佛教戒律。宗喀巴早在31歲時就以振興佛教戒律為己任,頭戴持律者所戴的黃色僧帽,以嚴守佛教戒律之標志。他針對當時不少僧人輕視經教,不務理論的次第學習,以專修密法為終身目標的現象,提倡出家僧人遵循佛教顯密宗的修學次第,先研習顯宗教理,后修學密宗實踐。同時,宗喀巴要求出家僧人必須住寺過純粹宗教生活,嚴禁僧人娶妻生子,參與世俗社會。最終宗喀巴以噶當派教義為立宗之本,中觀應成派為本宗之思想觀見,并綜合各派學說之長,親自修行實踐為證驗,建立了新的佛學體系,遂形成格魯派,即善規派。79E中國藏族網通

宗喀巴在構建寺院教育體制的過程中,不僅富有創見性地將五部大論有機地結合在一起,而且在寺院內建立了學科分類、高低分層的教育機制。根據五部大論的相互關系和內容深淺不同等特點,制定先學攝類學,認為攝類學或釋量論是開啟一切佛學知識之門的鑰匙;其次為般若學,認為般若學是佛學的基礎理論;之后為中觀學,認為中觀學是建立佛學觀點的理論基石;而后為俱舍論,認為俱舍論是領會小乘之因、道、果理論的權威經典;最后是戒律學,認為戒律學是了解和遵循佛教戒律學的歷史和規則,以及如何修持和授受佛教戒律的經典理論。79E中國藏族網通

從佛學見、修、行的角度看,大乘之“見”是在中觀學和因明學中闡述或體現,而大乘之“行”則在般若學中闡述或體現;小乘之“見”和“行”都在俱舍論中闡述或體現;大小乘之共同戒律是在戒律學中闡述或體現;而大小乘之“修”則在“見”和“行”的闡釋中涉足。所以,學習五部大論,將會明辨大小乘在見、修、行上出現的細微差異或不同觀見,與此同時,有助于理解佛教四大宗派中逐次升華的佛學思想。79E中國藏族網通

可以說,宗喀巴大師在融會貫通五部大論的基礎上建立的寺院教育體制,是一種系統掌握佛教三藏的頗具科學性的修學體系。這一教育體制后來在格魯派各大寺院中普遍推行,并且對藏傳佛教其他宗派的修學體系,亦產生積極而深刻的影響。79E中國藏族網通

四、培養弟子79E中國藏族網通

藏歷第七繞迥土豬年(1419)十月二十五日,宗喀巴大師在駐錫地甘丹寺圓寂,享年63歲。其情景在《如意寶樹史》中有描述:79E中國藏族網通

大師異熟之身入定,如持金剛入滅,呈孺童子相,膚色紅黃,戒香四飄,虛空明凈,虹光回旋,空中器樂聲響,花雨紛紛等,出現多種奇兆。[19]79E中國藏族網通

宗喀巴圓寂后,造銀質靈塔,供于甘丹寺?!度缫鈱殬涫贰酚涊d:79E中國藏族網通

喪葬修供佛事剛一結束,為使大師的事業不致中斷,委任十難論師達瑪仁欽為大師法座的代理人(賈曹),繼后將大師遺體完整地殮入旃檀寶筮,面朝東北方而坐,其銀制靈塔名曰“利見塔”(大慈法王所獻帳內),至今供奉于噶丹寺,為該地一切眾生之供養所依,所謂“五供節”的供養亦由此而來。[20]79E中國藏族網通

宗喀巴作為一代宗師,后人冠以“文殊菩薩”之化身和“第二佛陀”之尊號,在藏傳佛教界享有崇高的宗教地位。格魯派將每年藏歷十月二十五日法定為紀念宗喀巴大師的最隆重的佛教節日。79E中國藏族網通

宗喀巴的嗣法弟子,如同滿天繁星,數不勝數,且人才輩出。后世格魯派高僧大德作了形象的比喻和嚴謹的分類:79E中國藏族網通

從上部阿里至下部漢地,弟子如鵝群聚之于蓮池,其主要的及門弟子如佛祖之八大近侍弟子、二勝弟子、五比丘、八萬天眾、七代付法藏師等,博學而獲有成就,所擊顯密大法鼓聲響徹三千世界,住持寺廟禪院,聚會僧徒廣如大海,著述善言,亦廣無邊。其中,如天界如意樹果實累累,莊嚴以才識精湛、德行謹嚴、心地善長三者,修證功德滿裝心續之庫,如此金山一般的主要親炙弟子有互傳法緣四上師、內心傳一弟子、二上首弟子、中期收納的八大清凈弟子、最初收納的四弟子、耳傳三弟子、顯揚佛教二弟子、弘廣事業七弟子、七明燈弟子、七菩薩弟子、被國王奉為帝師的三弟子、四智者弟子、護持邊地佛教七大旗弟子、二譯師弟子、六護地法王弟子、十二持教弟子、二空行法裔弟子、二奇士弟子、八京俄弟子、八大上師弟子、七位欽布弟子、十四難論師弟子、六持律尊者弟子、五具證悟弟子、四法座弟子等??傊?,上自阿里三圍,中部衛藏十三萬戶,下部三“多”地域的十萬名智士均敬奉大師,為其弟子。[21]79E中國藏族網通

以上引文是清代格魯派高僧松巴·益西班覺在其名著《如意寶樹史》中概要介紹的宗喀巴眾多弟子宛如群星燦爛的盛況。而且“大師之弟子皆為安住三種律儀,勤修三士道及二次第瑜伽,大擊三藏四續法鼓的賢哲?!盵22]其中,顯密兼通者以嘉曹杰·達瑪仁欽(1364-1432)、克珠杰·格勒貝桑(1385-1438)和朵丹·絳白嘉措(1356-1428)為代表;顯宗精通者以絳央卻杰·扎西班丹(1379-1449)、強欽卻杰·釋迦益西(1354-1435)和根敦珠巴(1391-1474)為代表;密宗成就者以杰尊·喜熱桑格(1382-1445)為代表。他們在前后藏建造大型顯密宗寺院,建立法脈一統而多途傳承的祖寺群,為推動格魯派蓬勃發展發揮了重要作用。79E中國藏族網通

綜上所述,宗喀巴大師是一位具有世界性影響的佛學家、哲學家、思想家、教育家、宗教改革家;他的一生是追求佛教事業、實現宗教理想的人生;他作為一代宗師,后人冠以“文殊菩薩”之化身和“第二佛陀”之尊號,在藏傳佛教界享有崇高的宗教地位,幾乎所有的格魯派寺院將每年藏歷十月二十五日法定為紀念宗喀巴大師圓寂的最隆重的佛教節日??梢哉J為,宗喀巴大師屬于中國、全世界,是人類共同的文化財富和思想源泉。79E中國藏族網通

注釋:79E中國藏族網通

[1][16][22]土觀·洛桑卻吉尼瑪著,劉立千譯:《土觀宗派源流》[M],北京:民族出版社,2000年,第139頁、第153頁、第157頁。79E中國藏族網通

[2]土觀·洛桑卻吉尼瑪:《土觀宗派源流》,甘肅民族出版社,1984年藏文版,第291-292頁。79E中國藏族網通

[3]《現代佛學》[R],1954年十一月號。79E中國藏族網通

[4]土觀·洛桑卻吉尼瑪:《土觀宗派源流》,甘肅民族出版社,1984年藏文版,第92頁。79E中國藏族網通

[5][13]土觀·洛桑卻吉尼瑪著,劉立千譯:《土觀宗派源流》,北京:民族出版社,2000年,第151-152頁、第152-153頁。79E中國藏族網通

[6][10][11]西藏學叢書編委會主編:《西藏佛教要義》[C],臺灣:文殊出版社,1987年,第67頁。79E中國藏族網通

[7][8][9][12]呂鐵鋼、胡和平編:《法尊法師佛學論文集》[C],北京:中國佛教文化研究所印行,1990年。原載《現代佛學》1954年十一月號。79E中國藏族網通

[14][15]宗喀巴:《密宗道次第廣論》[Z],西寧:青海人民出版社,1995年藏文版,第3頁、第617頁。79E中國藏族網通

[17]西藏學叢書編委會主編:《西藏佛教要義》,文殊出版社,1987年版,第69-70頁。79E中國藏族網通

[18]西藏學叢書編委會主編:《西藏佛教要義》,文殊出版社,1987年版,第71頁。79E中國藏族網通

[19][20]松巴·益西班覺著,蒲文成、才讓譯:《如意寶樹史》[Z],蘭州:甘肅民族出版社,1994年,第390頁。79E中國藏族網通

[21]同上,第400-401頁。79E中國藏族網通

(作者系中國社會科學院世界宗教研究所研究員、博士生導師)79E中國藏族網通

編輯:仁增才郎
相關稿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