藏族《薩迦格言》與印度龍樹格言詩關系研究

2020-07-08 13:24:09 河北師范大學學報   ?李正栓,李霄宇

基金項目:教育部20I3年人文社科課題《藏族格言詩英譯研究》(項目編號:13YJA740030)HRA中國藏族網通

作者簡介:李正栓(1963一),男,河北保定人,博士,教授、博士生導師。主要從事英美文學、比較文學與世界文學研究;李霄宇(1990一),女。河北石家莊人,碩士研究生,主要從事典籍英譯研究。HRA中國藏族網通

摘要:格言詩是一種流傳在西藏、歷史悠久的文學體裁,興于13世紀,格言詩作輩出,其中最具盛名和影響力的是《薩迦格言》《格丹格言》《水樹格言》和《國王修身論》?!端_迦格言》是格言詩奠基之作,亦是格言詩不朽的豐碑。究其發展史,不難發現,2世紀產生于印度的格言詩對我國藏區格言詩的發展具有引領作用?!端_迦格言》是薩班·貢嘎堅贊模仿印度學者龍樹大師的《百智論》《智能樹》和《益世格言》等反映印度社會生活的格言詩名著,是薩班·貢嘎堅贊結合藏族本土文化特色而編寫的一部格言詩。HRA中國藏族網通

關鍵詞:藏族《薩迦格言》;印度龍樹格言詩;關系研究HRA中國藏族網通

中圖分類號:I 106 文獻標識碼:A 文章編號:1000—5587(2015)02—0110—06HRA中國藏族網通

薩班·貢嘎堅贊(1182-1251年)的《薩迦格言》是藏族格言詩代表作品和豐碑,為藏族第一部哲理格言詩集,于l3世紀上半葉成書。薩班·貢嘎堅贊以宗教家的身份觀察評論各種社會現象,他用格言詩的形式,提出治學、識人、處世、待物的一系列主張?!端_迦格言》強調知識、智慧的作用,宣揚“正直”、“誠懇”、“仁慈”、“愛民”、“忍讓”、“施舍”、“利他”和“精進”等思想,內容包含區分智愚、揚善貶惡、皈依佛法等方面。迄今為止,《薩迦格言》已被譯成八思巴文、蒙古文和漢文,以及英、法、日、捷、匈等多種外文,在國內外頗具盛名且有重大影響。它既被眾多藏族學者視為研讀必備,同時也是群眾口中流傳的佳作,可謂雅俗共賞的經典。薩班·貢嘎堅贊出生于后藏薩迦王室,薩班自幼受嚴格的釋典、經學教育,曾投名流釋迦室利為師,成為當時著名的學者,他一生有很多著述,《薩迦格言》是他的主要著作之一。全部格言以每首七言四句的詩歌形式寫成,從此書中除了可以鑒賞藏族格言的創作藝術以外,還可以感受西藏農奴社會的社會思潮和道德標準,領略西藏的宗教意識和風土人情。原書共九章457首,后人白登fHj吉等添著釋文故事51個。這九章分別是:觀察學者品、觀察賢者品、觀察愚者品、觀察賢愚間雜品、觀察惡行品、觀察正確處世方法品、觀察不正確的處世方法品、觀察事物品和觀察教法品。
HRA中國藏族網通

就形式和內容而言,《薩迦格言》是薩班·貢嘎堅贊學習模仿印度學者龍樹(150-250年)大師的《百智論》《智能樹》和《益世格言》等反映印度社會生活的格言詩而寫的名著。在此基礎上薩班·貢嘎堅贊結合藏族本地文化以及社會現象,親自觀察、思考與經歷,創作了這部關于藏族人文生活的哲理格言詩,其中約有一百多首詩直接參照模仿了印度格言詩的內容。龍樹生活在公元2—3世紀,出生于南印度,是印度大乘佛教中觀理論的奠基人。其著作頗豐,有“干部論主”之美譽,其中以《大智度論》及《中論》最為著稱。此外,龍樹的格言詩也廣為流傳,并深刻影響了藏族格言詩的興起和發展。HRA中國藏族網通

本文通過搜集、整理相關資料和文獻,試圖結合藏族《薩迦格言》和龍樹的《智慧之杖》,運用舉例說明的方式,從形式、修辭、典故和諺語、文化和思想等方面,來研究《薩迦格言》對龍樹格言詩的繼承與發展,從而更加清晰地對比二者之間的關系。HRA中國藏族網通

一、藏族《薩迦格言》對龍樹格言詩形式的繼承HRA中國藏族網通

格言詩在藏語里叫“勒諧”,意為“善言”。作者利用這種格言詩的形式,來敘述求學精神和社會生活中的道德標準以及待人接物應有的態度。早在公元二世紀,印度大乘佛教大師龍樹編著的《百智論》《智能樹》和《益世格言》等作品中,就率先采用了格言詩的形式來宣揚人的處世哲理。印度格言詩在內容上通常反映的是倫理道德和人生智慧,具有普遍性的意義。印度格言詩對藏族格言詩的影響不僅表現在內容上,還表現在形式上。薩班·貢嘎堅贊在《薩迦格言》里也繼承并延續了印度格言詩這種文學形式。在詩節的形式上,《薩迦格言》也效仿龍樹格言詩,四行一節;在字數上,原文本都是每行七言(譯本除外);在表意結構上,也是嚴格遵循龍樹格言詩的規范,兩句指實在前,兩句比喻在后,抑或是兩句比喻在前,兩句指實在后。如在龍樹的《智慧之杖》(The Staff of Wisdom)里第30節寫到:“切勿過分貪婪,/因為貪婪最終導致痛苦。/就像要吞食HRA中國藏族網通

毒箭/又被毒箭刺殺的狐貍。ss[1](P61)《薩迦格言》的表意結構也是如此,如第82節:“蠢人總是袒護自己的缺點,/卻把知識遠遠拋棄;/就像茶濾子抓住了殘渣,/卻把精華白白扔掉 [2]( p18)HRA中國藏族網通

格言詩是典型的“智慧文學”,這種文學體裁是藏族文學在印度格言詩基礎上形成的獨具特色的文學樣式,其修辭巧妙,詩味雋永,內涵豐富,語言凝練,蘊藏著深邃的人生哲理,散發著凝練的文采,是藏族人民智慧的集中呈現。HRA中國藏族網通

二、藏族《薩迦格言》對龍樹格言詩修辭的繼承HRA中國藏族網通

《薩迦格言》與龍樹格言詩的共同特點是:為了突顯主題并把原本枯燥乏味的哲理說得引人人勝。作者往往采用極為豐富的比喻、推理的手法,并引用民間典故、諺語、神話、傳說,使敘事析理更加通俗易懂、生動活潑。以下將從比喻和推理兩個方面談談《薩迦格言》在修辭手法上對龍樹格言詩的模仿與繼承。HRA中國藏族網通

(一)比喻HRA中國藏族網通

比喻是一種在文學作品里常見的修辭手法,即用某些有類似特點的事物來比擬想要說的某一事物。喬納森·卡勒如此定義比喻:比喻是認知的一種基本方式,通過把一種事物看成另一種事物而認識了它。也就是說找到甲事物和乙事物的共同點,發現甲事物暗含在乙事物身上不為人所熟知的特征,而對甲事物有一個不同于往常的重新的認識。用比喻來對某事物的特征進行描繪和渲染,可使事物生動形象具體可感,以此引發讀者聯想和想象,給人以鮮明深刻的印象,并使語言文采斐然,富有很強的感染力;還可以使深刻的、抽象的道理淺顯、具體地表達出來。HRA中國藏族網通

龍樹在格言詩里運用了大量的比喻修辭,這些喻體大都來自日常事物與周圍環境,如山河大地、日月星辰、飛禽走獸、花草樹木等。對這些事物,人民群眾喜聞樂見,因而這些比喻深受群眾喜愛,并廣為群眾背誦、引用?!端_迦格言》延續了龍樹格言詩中比喻的修辭傳統,把比喻作為表情達意的依托,每節詩或先喻后實,或先實后喻,或實喻結合,使敘述更具親和力和感染力?!斑@些比喻富于民族和地區特點,生活氣息很濃厚。這些格言詩偏愛將意蘊隱藏在事物背后,并借助于無數的動物故事和佛說經典表達出來,比喻不是隨意比附,不能違背起碼的邏輯,只有作者具有豐富的經驗知識,才能對事物和事理進行辨證比較,得出令人信服的結論?!?[3](p37)( 例如在《智慧之杖》和《薩迦格言》中,兩位作者都習慣將熱衷求知的人比作蜜蜂,將愚人比作牲畜雜質。龍樹的《智慧之杖》第132節中寫道:“即使圣賢居于遠方他鄉,/他的美德像信使一樣傳播。/蜜蜂嗅到花香,/自然為之吸引?!?[1] (p129) 在第144節中他這樣說:“有文化的人享受文化,/沒文化的人厭惡文化。/蜜蜂為林中蓮花吸引,/但池中之蛙從不問津?!盵1](p137) 薩班·貢嘎堅贊在《薩迦格言》第8節中說:“只要是知識淵博的學者,/ 自然會有人匯集在你周圍;/只要是香氣四溢的鮮花,/ 自然會有成群的蜜蜂飛來?!盵2](p2) 不難看出,無論是意象還是比喻,都極為相似,其中的思想繼承顯而易見。HRA中國藏族網通

(二)類推HRA中國藏族網通

類推即類比和推理。類比修辭是基于兩種不同事物或道理間的類似,借助喻體的特征,通過聯想來對本體加以修飾描摹的一種文學修辭手法。類比的作用是借助類似的事物的特征刻畫突出本體事物特征,更淺顯形象地加深本體事物理解,或加強作者的某種感情,烘托氣氛,引起讀者的聯想與共鳴。HRA中國藏族網通

“格言詩常常把形象相似、情境相關的事物,通過比喻、象征、聯想、類推等辦法,推出事物的共性使之成為可以理喻的道理。我們稱之為取象比類或類推。類比、比喻、象征三者都是建立在經驗的、具象的基礎上,都是主體借助一定的物象闡明特定情感的方法?!?[3](p37)( 如《智慧之杖》第62節:“緊隨快樂之HRA中國藏族網通

后的痛苦,/就是緊隨痛苦之后的快樂。/人類的快樂和痛苦,/像車輪一樣循環旋轉?!盵1]( p83)此處,作者將人生的痛苦和快樂和旋轉的車輪作類比,讓讀者從車輪這種具象出發,通過推理得出人生悲喜恰似車輪循環往返?!端_迦格言》中第152節寫道:“狡猾的人假裝正經,/不知底細決不能輕信;/孔雀體態優美聲音動聽,/ 吃的卻是有毒的食物?!?[2](P33)這里通過孔雀和狡詐之人的類比,讓讀者自行推理出人不可貌相、凡事要透過現象看到本質的哲理論斷。HRA中國藏族網通

三、藏族《薩迦格言》對龍樹格言詩典故的遷移HRA中國藏族網通

格言詩最鮮明的特點之一是廣泛使用典故,使得原本平淡蒼白的說理生動形象,深入淺出。在龍樹的《智慧之杖》中,有許多關于動物的典故,比如蛇、象、天鵝、螞蟻、獅子和狐貍等。例如在第45節里出現的是獅子和狐貍:“卑賤者變得富有或博學時,/他們只想與別人爭吵,/就像跌入靛藍染料桶/并宣稱是老虎的狐貍?!盵1](p71)HRA中國藏族網通

這其中就引用了一個寓言典故,在索達吉堪布譯釋的《格言寶藏論釋》 的第三品中也提及,大意是:在很久以前,森林中一直沒有獸王,群獸就商議著找一位獸王統領大家。一天,一只覓食的狐貍溜到一家染衣坊,不慎掉進了染缸。狐貍驚恐萬分,拼命掙扎,爬出染缸。驚恐加上饑渴,狐貍逃至河邊。喝水時,見水中倒影,狐貍忽然發現自己身上色彩斑斕,美麗異常,與眾不同。恰巧,尋找獸王的動物們遇到了狐貍,驚奇地問它是什么動物,是從什么地方來的。狐貍靈機一動,謊稱自己是上天派來作獸王的,結果就被群獸擁立為王。HRA中國藏族網通

登上王位的狐貍忘乎所以,役使群獸,讓獅子當坐騎,四處巡視游玩,作威作福。這位獸王,對自己的狐貍同類非但沒有特別關照,反而痛恨狐群,不斷地欺詐折磨其他狐貍。狐貍們開始懷疑獸王的身份,暗地里對獸王進行觀察。眾狐貍找獅子問道:“每月月圓之日,獸王是否仍要騎你巡視?”獅子說:“不,獸王每月十五都給我放假,它總是單獨離去”。狐貍們發現每到十五月圓之日,就會一陣昏迷,因此眾狐貍已基本斷定獸王也是一只狐貍。于是群狐想出了一個計策,說服獅子,在十五日那天讓獅子跟蹤獸王,看它到底是不是狐貍所扮。等到月圓之日,獸王照常給獅子放假,自己則獨自跑向遠處。獅子尾隨至一個山洞里,看見獸王果然倒在地上,昏迷不醒。大家發現了獸王的真實身份后,咬死了這只HRA中國藏族網通

狐貍。HRA中國藏族網通

薩班·貢嘎堅贊在《薩迦格言》正文第三品“辨別愚者”中,也使用了這個典故:“托愚人辦理事情,/不僅事情敗壞自己也要遭殃;/讓狐貍作了國王,/不僅臣民受苦自己也要身亡?!?[1] (P15)次旦多吉譯 在文學創作中,典故遷移和互文性經常出現。讀者只有廣泛閱讀才有識別能力。典故被遷移,但用在不同環境,恰好說明典故喻事明理的適用性和普遍性。HRA中國藏族網通

四、藏族《薩迦格言》對龍樹格言詩文化和思想的模仿HRA中國藏族網通

(一)創作目的HRA中國藏族網通

一般說來,作者創作格言詩的主觀愿望是要指引世俗社會走向光明,借古諷今,針砭時弊。格言詩主要呈現給讀者的是出世思想和人世情懷,詮釋了美好的“光明世界”。格言詩的作者大多具有強烈的弘法利生的使命感,因此,格言詩作品里蘊藏著宗教氣息是不可避免的。HRA中國藏族網通

龍樹大師博聞廣見,一生編寫的論著不勝枚舉,其中他通過對社會紛繁事象的敏銳觀察而創作的哲理深邃的修身箴言,對現代社會具有巨大的道德約束作用。格言詩以詩的形式反映廣闊復雜的社會生活,旨在規勸人們修身養性,處世謙恭,治愚養德,從而做出于國民有益的貢獻。HRA中國藏族網通

具體而言,龍樹創作格言詩的目的主要包括以下幾個方面:勸導人們博學篤志,去尋求人生的真諦;告誡人們追求真知,尊重學者;勸導人們克服圖名炫耀、懶散懈怠、驕傲自滿的毛病,以求學有所成;提倡求同存異、謙遜謹慎、唯忍唯和的精神;勸告人們淡泊名利,待人忠誠,舉止優雅,行為檢點;對國王寄予希冀,同時也替人民表達了渴望賢明人主治理國家的愿望;要求人們做到慎獨,并規范自己的道德行為、協調人際關系,尊老敬賢、遠離愚頑;告誡人們人生在世,無論為官為民,都應廉潔持正、堅守情操、作風正直、摒棄奢靡;“他告誡人們,人生在世,無論為官為民,都應抱守情操,廉潔持正,作風正派,鄙棄奢靡,勸導大家要注重道德修養,淡泊物欲心理,分清善惡,克制貪婪,蔑視淫蕩,從而走出私欲的圈子,坦然處世” [5](p53);要求人們待人和氣誠信,辦事謹慎周到;規勸人們要用高尚的道德和仁慈博愛去駕馭,做到永遠知足,知足則常樂;教導人們要分辨是非與善惡,以便做到人非善而不交,物非義而不取。HRA中國藏族網通

因此,龍樹創作《智慧之杖》,一方面是宣揚他的中觀學說以及大乘空宗的思想,另一方面旨在教誨廣大人民百姓凈化思想修身做人。HRA中國藏族網通

薩班·貢嘎堅贊為什么要創作《薩迦格言》呢?他宣稱作此書的目的是以弘揚圣法來讓世人有規可循。他所處的時代和社會背景,正值吐蕃王朝瓦解,形成分裂割據的局面。后弘期佛教在此時期也先后出現了寧瑪派、噶當派、噶舉派、薩迦派等獨立教派?!胺至迅顡r期隨著以上的教派崛起,各派以傳承弘法的需要,培養出了許多以僧侶為主的作家群,他們以獨特的佛教審美觀和審美情趣,著書立說宣講本派法要,創造出了一個以佛教的人生價值取向為主導的新文化環境。在這樣一個新興文化環境中滋生的藏族作家文學,在直接受到各教派法脈傳承特征的影響下,其內容和形式都有了很大的轉型,逐漸趨于與佛教文化相聯系的創作特征” [1] (p94)。HRA中國藏族網通

此后,薩迦派使封建農奴制度登上了西藏的政治舞臺,薩班·貢嘎堅贊作為薩迦派的領袖,極其關心國家的穩定、民族的團結和人民的安康,并通過自己的努力于1247年建立了西藏地方和蒙古王室之間直接的政治聯系,奠定了西藏地方直轄于中央的基礎,從此西藏的政治、經濟、文化得到了發展,西藏四百多年的分裂割據結束了,他為祖國的統一做出了歷史性的貢獻。HRA中國藏族網通

上文也提到過,薩班·貢嘎堅贊的《薩迦格言》共有九章,其編寫目的是為了觀察學者、觀察賢者、觀察愚者、觀察賢愚間雜、觀察惡行、觀察正確處世方法、觀察不正確的處世方法、觀察事物和觀察教法等方面,這與龍樹編著格言詩的目的如出一轍。HRA中國藏族網通

由此看來,無論是藏族格言詩,還是印度格言詩,均以一定的政治環境和宗教環境為背景,既是寫給國王君主的治國之道,又是啟迪智慧、訓導民眾的社會傳統教科書,并在不同程度上規范和影響著人們的思想和言行。HRA中國藏族網通

(二)思想內涵HRA中國藏族網通

1.宗教思想HRA中國藏族網通

“龍樹菩薩是佛教中觀學說的開創者,以其初地菩薩的證量,并依大乘佛教般若諸經典為本,對大乘佛法的中道予以嚴謹的論證。龍樹菩薩于大乘佛法的中道定義為‘非有亦非無,亦無非有無,此語亦不受,如是名中道?!床宦溆袩o兩邊,亦不離有無兩邊,也不受此語,是名為中道。并以此中道義及初地無生法忍的證量破斥諸外道的謬論。龍樹菩薩造《中論》《十二門論》《大智度論》破斥邪見并弘揚世尊的第一義諦正法。龍樹菩薩的《中論》依‘八不中道’滅諸戲論?!吨姓摗芬杂^蘊處界等一切法的‘有、時、空、動’四個范疇,論證緣起沒有獨立、常住的自性,沒有自性就是(自)性空,并以此降伏諸外道的邪見” [7] 。HRA中國藏族網通

“龍樹菩薩造《中論》以觀五陰十八界法等法,以示緣起中道。例如以觀四圣諦而成立之緣起‘性空’(沒有自體性)的真意,即是無常無我的因緣法,即是《中論》<觀四諦品第二十四>所言之‘以有空義故,一切法得成,若無空義者,一切則不成。??未曾有一法,不從因緣生,是故一切法,無不是空(義)者?!室罒o生法而言,無生法與一切法乃非一非異之中道也’’ [7] 。HRA中國藏族網通

當時薩班·貢嘎堅贊身處分裂割據的西藏,法律被無視、踐踏,已失效力,日益加劇的各教派勢力間的斗爭使當地民不聊生。薩班·貢嘎堅贊作為薩迦派的領袖面對現實境況,他深感在如此戰亂紛飛的時代,以佛學教義來指導思想、以佛法要旨來觀察事物勢在必行。為此,他用格言詩體寫下舉世聞名的《薩迦格言》,告誡世人衡量利害得失的標準是佛教的倫理道德觀,評判倫理道德的準則是學問、智慧、善良等優秀品質。在書中作者闡明了鮮明的觀點,即反對分裂割據,向往和平年代;反對炮火連天,主張統一太平;反對殘酷剝削,主張輕徭薄賦;反對道德淪喪,號召道德約束等思想。這些思想的提出順應了當時社會發展的時代潮流,同時也表達了百姓的普遍愿望。HRA中國藏族網通

此外,后來的藏族薩迦派也深受龍樹清辨的中觀思想影響。HRA中國藏族網通

2.倫理思想HRA中國藏族網通

龍樹和薩班·貢嘎堅贊都認為謙遜是做人尤其是作為學者應該具備的要素之一。只有謙虛待人、謙虛處世,才能習得更多的學問,知曉更多的事理。如果總是驕傲自大、自以為是,那就不可能成為真正的學者,只能成為無知的愚人。HRA中國藏族網通

《智慧之杖》第46節寫道:“擁有財富或學問時,/卑賤者會變得自大。/獲得財富或學問時,/智者卻會越加謙遜?!?[1] (p73)這告訴我們即使眾多名利在身,也要保持謙遜的心態,不驕不躁?!端_迦格言》第168節寫道:“驕傲會使你無知,/貪婪使你無恥;/ 整天折磨自己的仆役,/ 那就要自食惡果?!?[2](p36)這就奉勸人們戒驕戒躁,切勿貪心,也勸導統治階級要培養開明的治國思想。第170節還寫道:“由于過于狂妄自大,/痛苦就會接踵而來;/由于獅子過于驕傲,/就做了狐貍的腳夫?!?[2](p37) 這里指明了狂妄自大、目中無人所帶來的后果:雖然滿腹經綸、身懷絕技,但最后還是容易被人利用。所以,驕傲于學者無益,是要避諱的。HRA中國藏族網通

另外,在待人接物方面,兩位作者談及的倫理思想也有所相似,“格言詩作者以一定的善惡行為為根據,把道德表現分為善的和惡的兩種。因為在格言詩作者看來,善與惡的矛盾是人們道德生活中最為明顯和最為突出的矛盾,因而善與惡便成為對每個人進行道德評價的最一般的標準”[8](p60)譬如,在親賢遠惡的論述上,《智慧之杖》寫道:“如果你的配偶和朋友對你不忠,/如果你的國王和親戚不誠信,/如果你的鄰居和國家也腐敗,/你就拋棄他們遠走他鄉?!?[1](p43)‘遠離貪戀金錢的朋友,/ 遠離沉溺通奸的伙伴,/遠離在治病過程中/技術欠佳的醫生?!盵1](p45) 龍樹想以此教導我們靠近賢德之人,疏遠邪惡小人。HRA中國藏族網通

《薩迦格言》第142節寫道:“好人結交壞人,/就會走上邪路;/恒河的水本來甜美,/流進大海就變得苦澀?!盵2] (51) 第143節寫道:“壞人跟著好人,/品德也會高尚;/ 身上抹上麝香,/ 氣味更加芬芳?!盵2] (p31)這兩首格言詩都是在勸告人們要廣交賢者,遠離惡人。人生在世,人來人往,能夠始終做到“出淤泥而不染”實屬不易。原本品質純良的人,因結交惡人而同流合污;品質敗壞的人,因與賢者相識而見賢思齊。當今社會紛繁復雜,誘惑眾多,倘若疏忽大意,便有可能走上邪路,因此薩班·薩班·貢嘎堅贊如此強調謹慎交往的重要性。HRA中國藏族網通

3.辯證思想HRA中國藏族網通

不難看出,無論是藏族格言詩,還是印度格言詩,兩位作者“論述事物的觀點含有高度的辯證法思想”。[9](p60)兩部格言詩都“富有較強的哲理性和邏輯性。作者無論對什么事物都不是簡單地孤立地絕對地去看待或論述,而是全面地相對地觀察事物的沐同側面,論述事物的各個方面。許多格言言簡意咳,嚴密完整,無懈可擊,使人信服之至,令人感到不僅有說服力而且有威懾力”[9](p60)。HRA中國藏族網通

他們并沒有神化學者的才能,在他們的筆下,學者同樣是凡人,因為知識的海洋浩瀚無際。作者號召人們既要尊重學者,又不要對學者過分挑剔、吹毛求疵,因為學者也會受時空限制,犯錯確實在所難免,要懂得寬以待人。HRA中國藏族網通

如《智慧之杖》第186節:“即使我們共同生活于一個社會,/也像水與蓮花那般并不親密暖昧。/即使圣賢彼此遠離,/也如月亮和百合那樣遙遙相望,彼此羨慕?!盵1](p165) 再如《薩迦格言》第194節:“哪怕是絕頂聰明的人,/也很少能精通一切事情;/哪怕是極其敏銳的眼睛,/ 也不可能看見聲音。[2](p42) 都是一分為二地辯證地看待問題。此外,龍樹還擅長用聯系的觀點看待問題。眾所周知,事物的聯系是多種多樣的,因果聯系則是事物普遍聯系中的一種聯系。任何現象都會引起其他現象的產生,任何現象的產生都是由其他現象所引起的,這種引起和被引起的關系,叫做因果聯系。凡事都事出有因,任何原因必然引起結果,這就要求我們在認識事物的時候,需要認清事物發展的主要原因,如此才能了解事物的本質,從而掌握事物發展的規律,更好地避免不必要的結果出現。HRA中國藏族網通

在《智慧之杖》第29節中龍樹寫道:“蟻丘的形成,/對教義的理解,/漸漸圓滿的上弦月,/國王和乞丐的財產—— 這些都是日積月累的結果?!?[3] (p61)在《薩迦格言》第441節中薩班·貢嘎堅贊寫道:“因果沒有任何欺誑,/智者博學原在于此,/倘若不學能知一切,/因果就不會是真理?!?[2](p94)這首格言則體現了這一因果關系的辯證法原理。薩班·貢嘎堅贊認為只有擁有堅定不移的奮斗目標以及持之以恒的鉆研精神,方能聰明睿智、學識淵博。HRA中國藏族網通

最后一點,龍樹的《智慧之杖》里存在很多關于透過現象看本質的描寫,如第34節:“即使敵人之子甜言蜜語,/智者也會對此提防。/有毒的樹葉保留它的毒性,/隨時能造成傷害?!盵1](p61) 而薩班·貢嘎堅贊也學習和模仿了這一點,在第145節中他寫道:“狡猾的人花言巧語,/不是敬你而是謀求私利;/夜貓子發出笑聲,/ 并非高興而是不祥之兆?!盵2](p32)這首格言詩體現了本質和現象的辯證關系。所謂本質,是指事物本身固有的、決定事物性質和發展的根本屬性,也就是事物的內部聯系?,F象與本質相對,是指事物在發生、發展、變化過程中所表現的內在聯系性和客觀形式?!爸\求私利”是狡詐之人的本質,而“花言巧語”是達到謀求私利而采用的一種手段,即是表現“謀求私利”這一本質的一種現象。無論現象怎樣變化多端,都是本質的表現,任何現象都以某一方面表現著本質。HRA中國藏族網通

龍樹和薩班·貢嘎堅贊在通俗易懂的格言詩中表達了深刻的哲學道理,運用生動、恰當的比喻使說理深入淺出,又極具說服力。HRA中國藏族網通

結語HRA中國藏族網通

不難發現,薩班·貢嘎堅贊和龍樹都崇尚知識、尊重學者,這樣的價值觀大大提高了學者的地位;辯證思想的傳播提升了人們看待事物、解決問題的思維與能力;其中的倫理思想促進了社會的道德建設,教導了人們如何為人處世、和諧相處;指導了統治者招賢納士的方法等。無論彼時還是今日,這些主張指導了社會的倫理道德建設,規范了人們的言行,強調了知識的作用,培養了人們的辯證思維,具有非凡的歷史意義。HRA中國藏族網通

總而言之,藏族《薩迦格言》一方面繼承和模仿了印度龍樹格言詩,另一方面也對其所創新和發展?!端_迦格言》與龍樹格言詩的內容都十分豐富,有對統治階級殘酷本性的揭露,有對求知治學的勸告,有對虛偽、無知、自大、貪婪行為的諷刺和批判等。一切對生活是非曲直的觀點,難免帶有主觀色彩、階級偏見和時代局限,但不可否認的是,它們都是我們值得驕傲的珍貴文化遺產,這體現了一個民族的思想道德的優良傳統,就是當今也有其不可磨滅的現實意義和教育作用。為此學習和研究格言詩中的這些思想對建設和諧社會具有重大的理論和現實意義。我們要勇敢而自覺地繼承和發展古典著作中的思想和道德方面的優秀和精華部分,積累文化知識為建設社會主義現代化而貢獻自己的力量。HRA中國藏族網通

參考文獻:HRA中國藏族網通

[1] 李正栓,李霄宇譯.智慧之杖[M].石家莊:花山文藝出版社,2O14.HRA中國藏族網通

[2] 次旦多吉譯.薩迦格言[M].拉薩:西藏人民出版社,1985.HRA中國藏族網通

[3] 蔡曉菁.藏族格言詩哲理新探ED].中央民族大學,2008.HRA中國藏族網通

[4] 薩班·貢嘎堅贊.格言寶藏論釋(上、下)[M].索達吉堪布譯釋,甘孜:色達喇榮五明佛學院,1996.HRA中國藏族網通

[5] 許生全,李鐘霖.龍樹修身箴言試析[J].青海民族學院學報(社會科學版),1998(1).HRA中國藏族網通

[6] 拉先.論分裂割據時代藏傳佛教各派對藏族文學的影響[J].中國藏學,2006(4).HRA中國藏族網通

[7] 維基百科.龍樹http://zh.wikipedia.org/wiki/龍樹HRA中國藏族網通

[8]李鐘霖.藏族格言詩中的倫理觀[J].西南民族學院學報(哲學社會科學版),1991(5).HRA中國藏族網通

[9]克珠群佩.試談《薩迦格言》的辯證法思想[J].西藏民族學院學報,1985(4).HRA中國藏族網通

河北師范大學學報 2015年3月第38卷 第2期HRA中國藏族網通

編輯:仁增才郎
相關稿件